瑾团子

【骁艮/骁墨】初次见面,你好(一)

前言:作为墨墨亲妈粉,实在看不下去一直虐我家大师兄,虽然我墨墨是毓骁的,但是很傲娇,不能虐我师兄,哼。

总之不虐大师兄,毓骁酌情不虐,ooc,题目乱起的。

时间设定在毓骁还被慕容黎关在府里。

————————————

“砰——”一声东西落地声从屋里传出,同时,屋内的灯光也暗了下来。

“公子,没事吧?”站在门外的小厮听见这一声,急忙敲门问道。

“没事,只不小心碰倒了灯火,你进来吧。”

闻言,小厮急忙推门而入,看见地上残骸,也不多言,很利索地收拾干净,重新掌了灯。

“好了,你去休息吧,待我再看看这幅画便也歇息了。”

“是,公子。”

这屋里的公子,便是前些日子已经被遖宿国主一杯毒酒赐死的弟弟毓骁,被慕容黎救下后便一直住在府上,府上的人也都从王爷改称为了公子。

屋内一身白衣正伏在桌前,似乎还在为桌上的水墨画该用什么颜色发愁,小厮走过窗外,正好看到这幅光景,叹了口气,堂堂一位王爷,却只能整日关在这府上不得见人,怕是要闷死了,正值天寒,小厮便顺手关上了窗户。

关窗的声音一传出,白衣人面前的桌子就抖动了一下,一个黑影突然窜出,那方向正是要向门外跑去。

“站住!”

毓骁即刻抽出长剑,身形一转,不偏不倚正好抵上了黑衣人的下颚。

“既然来了何必那么快走?”

毓骁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早在小厮来到前他就与黑衣人交战过,想必黑衣人也没过这房间里会有人,慌乱之下,原本用来蒙面的面巾被挑开,露了脸。

刚刚揭了面巾,还未细看,就听见一声脆响,对方就躲到了桌子底下。毓骁没告诉小厮有人来,只让他先去休息,他对慕容黎还很不信任,自然不会告诉慕容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倒是很想知道会是这个人来到慕容黎府上想做什么。

此时灯火通明,对方的脸已经完全暴露,毓骁心中一动,他曾认为慕容黎长得好看,也曾惊艳过,但后来却觉得他少了遖宿人的豪放大气,太过柔弱了些,面前这个人虽然长得也很秀气,但是眼神却更有遖宿人的味道。

一瞬的惊艳后便冷静下来,遖宿男子大多高大挺拔,脸型棱角分明,眼前这人虽然眼神严肃,但整张脸却柔和很多,更偏向中垣人的长相。

“你和慕容黎什么关系?为何会深夜到此!”

毓骁看着对方皱了一下眉,好看的眼睛疑惑了一下,却说出了更让他愤怒的话。

“你是慕容黎的男宠?”

“放肆!”

倒怪不得艮墨池这样想,这房间在慕容黎的内院里,已经算是很私密的地方,却平白藏了一个遖宿人,他还未想到眼前之人就是毓骁。

艮墨池现如今的情况不易久留,眼看毓骁大有和他不死不休的架势,艮墨池立刻推到一个花瓶,声音立刻大得吓人,趁毓骁一愣,艮墨池已经从窗户跑掉了,待毓骁想去追时,慕容黎已经闻声而来。

“王爷这是做何?”

毓骁一时无处撒气,冷眼看着他走进来,抬剑直指慕容黎的胸口。

“你到底要把我关在这里多久!”

“原来王爷是耐不住寂寞了,我……”

“你才耐不住寂寞!我告诉你,我在这只是一时的,才不是你的男……嘁……”

毓骁没再说话,他也不好意思说,想想他现在需要慕容黎,也不能真对他做什么,但是一直过这种自由被限制的生活,还被人说是……真是太气愤了!他迟早要把那个刺客给抓出来!

“王爷说笑了,我自然不会让王爷待在这里一辈子,只是需要一个时机罢了。”

“最好那个时机赶快来”毓骁放下剑,坐在床上瞟了慕容黎一眼“我要休息了,你走吧”

“那请王爷,好好休息。”

待小厮打扫好房间后,一切都安静下来,毓骁才躺在床上好好回忆刚才的事。

在刚才的交战中,他摸到了对方的腰,也逮了对方的袖子,什么都没有,这个黑衣人没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一定还会再来的。

毓骁捏紧了拳头,他一定要抓到那个黑衣人,好好打他一顿,让他敢说自己是……他怎么会是男宠那样秀气的人,也不看看谁比他像,他要把那个人踩在脚下,说他自己才是!

————————————

后言:这就是《万万没想到我的王上是个gay》出现的梗……

没大纲……写到哪算哪吧……

毓骁已经占了我们大师兄的便宜了,摸腰扯袖子什么的……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