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骁艮/骁墨】虐梗(一发完)

谢谢群里的小伙伴 @白驼少主 提供的梗~

注:此文生子向,毓骁视角,ooc,呆傻高能,注意避雷哦

这个虐梗又名:八十一钉后发展趋势的可能性之一

本文里,不知道毓骁为什么要钉艮墨池,不要说什么因为太师被艮墨池害死的,我不是会员,还没看到,所以默认毓骁就是生气,钉了那八十一钉……


——————————

“八十一钉,我要他针针见血。”

当时真是气昏了头,但是君无戏言,我好像也没有什么理由反悔,于是就这样默认着看着他们把艮墨池拖上来,然后一针一针地钉在他身上。

那时候的我没有觉得八十一钉很痛,可能是因为艮墨池在拖上来之前就昏了,即使那一针一针钉在他身上,他好像也没有感觉,也许他太细皮嫩肉了些,只是在牢里睡了一晚就昏得醒不过来。

我看着那些针一下一下钉在他身上,没有那种感同身受的痛苦,但却开始惶恐起来,我感觉到空荡,就像他身上不断流出来的血一样,鲜红的血流了一地,它就像是被遗弃了一样,捡不起来了,空了,没了,我觉得我的心就像艮墨池的身体一样,随着血的流逝而变得空洞起来,仿佛天就要塌了。

我全身冰凉,身体开始颤抖,我开始焦躁不安,嘴里发不出声音,快,快把他填住,不要流了,不要流了,我内心一直在喊着,叫着,可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血不听使唤地流着,仿佛就要消耗完了一样。

最终,艮墨池没有受完那八十一钉,这点,从跪了一地的下人的神情中可以看出,我大概是疯了,一群太医不停地在我面前转来转去,我很烦,但没办法,毕竟他们是因为我的一句话才这么忙碌。

“把他救回来,我要活的。”

我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好像与我有关,又好像没有,直到一个太医跪在我面前向我禀报。

“王,王上,艮大人他……他目前已无生命危险。”

我知道他还有话,我歪着头看着他,他好像出汗了,又好像没有,他有些颤抖,但还是发出了声音。

“但是艮大人他,他在受刑罚之前便已在牢中撞墙自杀,昏了过去,现在又受了刑罚,身体已经很虚弱了,而且,脑部的伤很严重,即使醒来很大可能也……也不如以前那般了。”

他没有明说,想来是怕我怪罪,我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开药去了。

我走到艮墨池的床边,仔细地看了看他,他身上到处都裹着布,头上也包着块白布,气息很弱,好像随时就要消失了,但是我却觉得他已经回来了。

艮墨池,我知道,他还死不了。

过了几天,艮墨池醒过来了,我来看他。

他坐在床上,愣愣地看着自己身上的伤,见我来,歪着头打量了我一下,是那种毫无顾忌,一派天真的打量,然后问我。

“你是谁啊?”

真会给我装失忆。

我让太医来检查他的身体,艮墨池很温顺地给他手,也很认真的回答太医问他的问题,只有太医破坏气氛颤抖着禀报,艮墨池因为脑部的重伤,现在就像个几岁的孩子一样,懂一些常识,其他的都忘得一干二净。

哦,他不是失忆,他是傻了。

我大发雷霆,让那些废物太医都给我想办法治好艮墨池,不然就让他们死。

就像太医所说,他不像以前的艮墨池了。

自从见过我几次后,艮墨池就开始依赖我了。

“我身上疼。”

他赖在我怀里,明明是个成年人,却像个小孩一样抱着我,没有一点防备。我抱着他,他不知道他身上为什么疼,也不知道那些伤哪里来的,只是想抱着我,好让疼痛少一些。

“我抱着你也没有用。”

虽然这样说,但我忍不住抱紧他,用被子盖住他的身体,让他靠在我身上,徒留一丝安慰。

“有用,你身上暖和,我很喜欢。”

他就这样无数次躺在我怀里睡着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他,他的脸又白又嫩,好像真的才几岁一样,安静的睡在我身边。

下雨时,他总会痛,那八十一钉痛得他浑身颤抖,眉毛都皱在了一起,一直紧紧拉着我的衣角,我抱着他,却没有办法。

“疼……好疼……”

我第一次觉得八十一钉这么痛,懊恼在我脑海挥之不去。

以前的艮墨池什么事都放在心里,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但现在的艮墨池却什么都说,想要什么就说什么,反正他知道我一定会给他,痛也毫不掩饰,拉着我,说痛,一千次,一万次,血淋淋地摆在我眼前,他却毫无察觉。

不仅仅是下雨,几乎每天他都会和我叫痛,不仅因为真痛,还因为这样可以让我更加顺着他,抱着他,答应他的要求,无非就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

“我不爱吃菜,难吃,要吃肉。”

刚开始修养时,他还只能吃清淡的,吃粥还好,后来可以吃点菜,他却不满起来,开始耍赖。

“我不吃不吃……啊……痛……”

他想挥开我的碗,却因为拉扯到了伤口痛得叫了出来。他连手都抬不起来。我只能像哄孩子一样哄他。

“乖,吃完这个,我背你去看鱼。”

“真的?……不,我不吃。”

他有点心动,但看着绿油油的菜叶子,还是不答应。原来艮墨池不爱吃菜的吗?明明之前看起来他什么都吃。

“吃点吧,我还可以带你去看看马。”

“好!你答应我的。”

艮墨池一脸兴奋地看着我,眼睛亮亮的,他不傻吧,还知道讲条件。

他喜欢看马跑,我便让下属把马赶出来,在他面前跑过。

“我想骑在马上,感觉肯定很好。”

艮墨池说这话时,一脸向往地看着我,我仿佛又看到了艮卿意气风发时的模样。

但我只能拒绝他的请求,他的身体太弱,受不了这样的颠簸。

“你为什么不会痛?”

一次疼痛过后的间歇,他问我,那时的我很狼狈地跑了。

如何说?因为你受了刑,我没有,谁让你受的刑,是我啊。

后来他也不再提这件事了。

我走进艮墨池所在的院子,这是我特地给他居住的地方,除了一些我指定的丫鬟下人,其他人都不得入内。

他这时候正坐在院里的石凳上看湖里的鱼,见我来了,像个孩子一样对我笑。

“你来啦。”

笑得真甜,以前的艮墨池从不这样笑。

“你在做什么?”

“我在数鱼,我发现红色的鱼很多,白色却很少。”

他很高兴我来看他,毕竟其他人都不和他说话,虽然是我命令的,但艮墨池不知道,他站起来抓住了我的手,把我拉到湖边蹲下,手伸进水里晃动,引起阵阵波澜,湖边的鱼也都散开来。

“这些鱼还很怕我呢,你来试试,看它们怕不怕你。”

他把我的手也拉进水里左右摇摆,鱼已经不见踪影了。

“哈哈,鱼也怕你耶,真好玩。”

他笑得很开心,像是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样。

“你喜欢白色的鱼吗?”

他的手很白,也很修长,但是有着被钉的疤痕,我抓住他的手。

“喜欢啊。”

我拉过他的胳膊,把他抱了起来,他措不及防,急忙圈住我的脖子,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我帮你多找一些白色的鱼,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怎么样?”

“什么要求啊?”

一派天真。

我绝不相信艮墨池傻了,他肯定是装的。

那些太医这么久都找不出治疗方法,那只能是他自己不想好。

我曾问他。

“他们说你傻了,你信吗?”

“他们才傻了!胡说八道!”

“那你承认你骗我吗?”

“没有啊,我骗你什么了?”

他说他不傻,却不承认骗了我。

“你别动……难受……”

说着难受,却更加用力夹着我的腰,反倒更像是让我再快点似的,我不理他,咬他的嘴,他的耳朵,我要他亲口承认他在骗我。

“我没有……唔……我,我为什么要骗你。”

他看起来要哭了,眼角有着泪光,咬着下嘴唇,委屈得不行,但却还是搭着我的肩膀,任由我在他身上肆无忌惮地乱撞。

他仍未承认他骗我,但我也从没有放弃让他承认。

我们还有很长时间。

我让他坐在我身上,我不停地顶撞他,只让他撑住我的手掌,除非他承认他骗我,不然我不会抱住他,让他浑身颤抖地坐在我身上,却孤零零没有依靠。

“别……我真的没有……”

他实在是祸国殃民,不然我怎么会放过他?我怎么会忍不住亲吻他,把他压到身下。

这一次,我还是没让他承认他骗我。

我想,像艮墨池这样严肃的人,肯定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与我行苟且之事,到时候他肯定会承认。

当他在亭子边喂鱼时,我把他推到了石桌上,鱼食撒了一地。

这里经常会有丫鬟仆人走过,他即使不承认,但怕人发现却是真的。

我能感觉到他比平常更密切的包裹着我,更依赖我,把自己缩在我的怀里,像是离不开我一样。

“你才傻呢……我根本没骗你……我不傻。”

连声音都变得很小,却勾得我心痒。

在亭子里做的次数多得多。

但他还是不承认,不管我如何诱惑他,他仍倔强地不承认。

“你……你为什么身体和我不一样啊?”

他强忍着被冲撞的不适,摸着我的肩膀问我。

艮墨池身上有着被一针一针钉入身体的伤疤,那些疤不好看,但不会消失,破坏了他的美感,却一辈子跟着他。

我心里升起了一丝悲伤。

“我咬的。”

我咬了他的脖子一下,重复到。

“我咬的。”

“你,你怎么咬了我这么多啊?”

艮墨池还在好奇地问我,我哭笑不得,只好抱起他,让他更深地接纳我,转移他的注意力,他只能无助地抱紧我,与我更契合。

“我……我也要咬你!”

见我只顾着动,不理他,真的就往我肩膀上咬了一口,不痛,只留一点点红印,我瞬间达到了顶点,喘息着和他一起躺了下来,他还在问我。

“为什么你的和我的不一样?”

“想知道吗?”

我逗他。

他点头。

“你把你身上有的都数清楚,我就告诉你。”

然后又压到了他身上。

“啊……你这样、我怎么数……啊……别……”

“快数。”

我咬他。

“啊……一、二、三……四……别摸我!看不到了!”

对此我真是又爱又恨。

他没有数清自己身上的疤有多少,就已经累得睡着了。

如果是之前的艮墨池,怕是从来没想过有这样一天吧。

自艮墨池“装傻”以后,我每天都与他在一起,他会把我的奏章丢到水里,只为看鱼儿是否会吃,或者把水浇在我身上,美名其曰为我洗澡,最后不过是被我压到桌子上,墙上,床上,把体力消耗完而已。

他生了病,传来太医为他检查身体,却被禀报说他怀孕了。

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因为艮墨池的身体已经损伤得很严重了,但太医却说,他的身体不能打胎,打胎药药性太强了,只能生下来时拼一拼。

艮墨池知道自己怀孕后却是高兴的,他拉着我的手放在他的肚子上,说就要有孩子了。

他想要生下这个孩子,也不得不生,我只好找各种补品给他补身子,希望他能平安生下孩子。

他最近很喜欢让我抱他,把他举起来。

“如果孩子长大了,你就抱不动我了,所以现在多抱抱我。”

他的体重在受完刑罚后就很轻了,我很容易就能把他抱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

他要生了。

难产。

我等在外面踱步,我对太医说,一定要让艮墨池活下来,艮墨池绝对不能有事。

但事与愿违,孩子平安无事,艮墨池却失血过多,救不回来了。

我在他的床边拉着他的手,想跟他说说话。

我发现他的眼神不一样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已经快要遗忘的眼神。

他不再装傻了,他肯定是觉得都为我生下孩子了,肯定就没有什么好装的了,我高兴得想和他说说话,他冷漠地开了口。

“毓骁,我恨你。”

他甚至没多说一个字,眼睛闭上,手也垂了下来,就这样离我而去。

我感觉有泪水流了下来,他说他不傻,他不承认他骗我,我知道,却自欺欺人。

十多年了,我无数次回想,如果当初我没有钉那八十一钉,他是否就不会那么早离开。

我平躺着,周围一片安静,水很清,向上望去好像看到了艮墨池,他眼里总是这样清澈,一条白色的鱼从我眼前游过。

白色的鱼果然很好看。

我闭上了眼。

——————————

最后来一发广告!(如果你看到最后的话)

欢迎各位广大喜欢骁艮的小伙伴加入骁艮抱团搞事,群号码:651769070,大家一起愉快的玩耍吧!

评论(40)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