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逸奇】随意【片段】

前言:咳咳咳,重新说一下,这只是一个小片段,写的时候,人物设定不清楚,连人名也只记得这四个,只是胡乱写的,等我仔细的看了一遍电视剧后才发现白谷逸原来是苍墟弟子,也没想到两人合办班后是住一起的,所以写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懒得改了,所以就这样吧……

————————————

余英奇对余英男一见钟情,所以他讨厌白谷逸,偏偏余英男却对白谷逸一见钟情。
余英奇很愤怒,明明第一个救余英男的是他,明明那么那么喜欢她,守了她三年,凭什么这个男人,说抢走就抢走?!而且还是个风流子,和齐灵云不清不楚,却还要来和余英男搞暧昧。
"哥哥!你在干什么啊?!快放开白师兄!"
余英男看着余英奇手抓着白谷逸的衣领,一副要吃了他的模样,心里一急,连忙推开余英奇,却不想余英奇那般柔弱,直接被她推得撞上了身后的墙上,发出一声闷哼。
"啊!哥哥!对不起,你没事吧?是我太用力了我……"看见余英奇面露痛苦,余英男又慌张地抓住余英奇的手臂,却不想被他甩开。
"你个臭丫头!胳膊肘总是往外拐,我不管你了!"说罢,余英奇便捂着胸口回房了。
余英男叫了声哥哥,刚想追上去,却听见身后一声咳嗽,又扭过头去看白师兄,试探着拉他的衣服问他有没有事。
白谷逸一边安慰她,一边抬头看了一眼余英奇的方向,正碰上余英奇转过头来看余英男的眼神,嘴边一抹笑,又看向余英男。
"英男,我没事的,谢谢你的关心。"
"没,没事,关心白师兄是我该做的。"余英男被白谷逸的笑眼一看,面上一热,心跳得厉害,急忙低下头,却听见余英奇的一声哼,大力关上了门。
余英男不明白她道了歉,余英奇还在生什么气,也气愤地哼了一声,转向白谷逸。
"白师兄,我这哥哥就是这样,总是无理取闹,从小到大都欺负我,你可别跟他一般见识。"
"你哥哥也是对你好。"白谷逸笑笑。
"白师兄,你被他骗了!他巴不得没有我这个妹妹呢!下次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余英男还是不解气,又损了余英奇几句才作罢。
等夜晚降临,一切都安静下来时,余英奇才小心翼翼地跑到院子里涂抹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房里人都在睡觉,药味太浓,余英奇可不想让人看到他受伤的样子,那样太丢脸,而且他也不希望别人为他担心。
可惜,他想要一个人偷偷摸摸地涂完再回去的计划落空了,因为一只手突然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微烫的触感激得他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余英奇肩膀紧绷着,有点畏畏缩缩地往后看去,只见白谷逸噗地笑了出来,一手搭着他的肩膀,一手捂着嘴笑。
余英奇不知道是因为没被人发现而松了口气还是因为是白谷逸而松了口气,他立马气得打掉白谷逸的手,瞪着他。
"大半夜的你来干什么?想吓死人吗!"
"当然是来看你啦,白天逞强不告诉别人自己受伤,晚上一个人孤零零地擦伤口,多可怜啊,我只好来看看你咯。"
"少落井下石,我不需要你,你可以滚了。"余英男没再管他,既然白天白谷逸没把他受伤的事说出去,那他以后自然也不会说。
"等等,你那药不好,擦我的吧。"余英奇正打算拿桌子上的药,白谷逸突然一只手拉住他,另一只手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瓶上好瓷瓶装着的药。
有钱人了不起哦,余英男虽然心里腹诽,但是还是点了点头,他的药的确效果不好还很难闻,反正白谷逸自己上门送药,他不要白不要。
"好啊,你帮我涂。"余英奇斜看了白谷逸一眼,故意带有挑衅地说。
"可以。"不成想白谷逸没有拒绝,反而立刻就打开瓶子,沾了药便往他肩上涂。
"诶诶诶,你别想害我你……"余英奇以为白谷逸会故意按压他的伤口,让他疼半天,可是白谷逸却真的要"服侍"他一样,把药涂在他肩上,还轻轻按摩了他的肩膀,让余英奇想要拒绝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暖暖的触感让他因受伤而微凉的肩膀也热了起来,让他又舒服又满足。
想他白谷逸也有一天帮他余英奇做事的时候,心里又有点小高兴。
"你轻点啊,疼。"虽然能感觉到白谷逸的小心,但偶尔还是会碰到痛处,让余英奇发出了小声地吸气声。
"涂好了。"白谷逸没想到余英奇伤口这么重,一言不发,眼神认真地涂完他的伤口,再三确认后对余英奇说。
"咳咳……谢谢啊。"余英奇再脸皮厚,也不好意思白享受白谷逸这么久的"服侍"。
"没想到我们目中无人的余英奇也有和人道谢的时候啊。"没想到余英奇刚刚看他顺眼,白谷逸立马就出口挑衅他。
"哼!那是看在你把我伺候得舒服!白师兄,你很有这方面的潜力啊,以后怕不是天天要伺候别人。"
白谷逸只笑笑,没再回口挑衅他,看看时候也不早了,余英奇也就别扭地和白谷逸告了别,走回房间后还是觉得白谷逸今天晚上很不正常。
白谷逸回到房间后,闻了闻自己的手指,上面有着药的苦涩,却也有一丝余英奇身上的令人舒服的味道,不禁笑了。

————————————

后言:一切都是天意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