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逸奇/奇逸】铸雪神光剑【片段一】

前言:作为一个新新手,写文不好,多多担待,若有大神产量,我这个小透明也不会自割腿肉,总之就是,喜欢点个赞,不喜也勿喷,就图个乐呵嘛!这次为了这对cp完整地看完了目前所更新的全部剧情,所以这次很严谨的在写这一对,嗯嗯。
ps:既然白谷逸和甄良师兄关系那么好,听到甄师兄的配剑被拿走了竟一点反应都没有,太不科学了!明明是白月光啊!

————————————

"哎哎哎,听说了吗?蜀山新来的小弟子拔出铸雪神光剑了!"

"不会吧,谁那么大本事?那可是蜀山大弟子才能拔出来的啊。"

"听说叫余英奇,好像他妹妹余英男也拔出了一把剑,那剑嵌在石壁上三年呢!唉,以后我们苍墟又多了几个厉害的对手了。"

"你怕什么,我们齐师妹还拿到了我们苍天树下最厉害的天蚕灵竹,还怕比不过他?"

"哼,齐灵云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要说厉害,当然是白师兄最厉害了。"

"白谷逸?就他?要不是三年前甄良不幸陨落,还轮得到他说厉害。"

"你!你就是嫉妒白师兄比你厉害!"

"哼,你不也是嫉妒齐灵云拿到比你厉害的武器吗?彼此彼此!"

"诶诶诶,别说了,白师兄回来了,他以前和甄良师兄感情最好,这甄良师兄的配剑被别人拿走了,指不定心里怎么想呢。"

白谷逸,翩翩君子,温润如玉,对同门关爱有加,更是苍墟掌门最宠爱的弟子,怎么会私自走过潜龙索,跑到蜀山弟子的房间中偷取武器呢?

"你给我站住!"

尽管来人一再小心,却还是不慎碰到了挂在房门上的香囊,发出了声响,余英奇即时便惊醒,追了出来。

白谷逸别无他法,只好把对方引到了潜龙索旁再现身。

"是你。"

余英奇皱眉。

蜀山与苍墟各有结界,结界处四季不分日夜,皆亮如白昼,刚刚还因黑夜看不清来人身影,此刻却一身黑衣暴露无遗。

白谷逸并未理他,只拿起手中的铸雪神光剑,注入法力,剑身立现,极寒之气即出,纵是白昼亦挡不住铸雪神光剑的破冰之势。

微不可查地,白谷逸叹了口气。

"你,也不等他了吗。"

余英奇虽皱眉,却也静等着白谷逸。

白谷逸摸上铸雪神光剑剑身,丝丝寒气侵入手指,铸雪神光剑剑身通透,其中纹路分明,虽躺在蜀山剑墟中三年,却仍一点没变,一旦出世,锋芒毕露,犹如三年前甄良师兄拿在手中那般气势磅礴,所向无敌。

眼看白谷逸马上就要神游开外,余英奇大声地咳了几声,他对这个抢走妹妹的家伙可没什么好感。

"喂!喜欢我的剑也不用这么痴迷吧,你的断玉尺可是会哭的!"

白谷逸回神,立刻把铸雪神光剑丢给了余英奇,转身掩面。

"白师兄,不解释一下?"

余英奇拿回铸雪神光剑,并没有打算就此离开。

白谷逸静了半响,手握了又松,最终还是转过身行了赔罪礼。

"素闻蜀山铸雪神光剑以冰铸身,寒气逼人,凌厉非常,非常人所不可用,今听闻余师弟竟能拔出此剑,一时心痒,便想一睹真容,原只是想拿来看几眼便归还,不想惊扰了余师弟,连累余师弟跟我到此,实在抱歉,希望余师兄莫将今晚之事向他人说起,白谷逸在这谢过。"

余英奇耸耸肩,不可置否地接受了这一说词,看了看手里的铸雪神光剑,又把它扔给了白谷逸。

"既然想看,就光明正大来看,我可不是小气的人。"

余英奇无视白谷逸的一脸错愕,走到一旁的大树下靠上。

"反正这里天气好,够亮,给你看个够,下次就别鬼鬼祟祟了。"余英奇顿了顿,"即使这把剑以前的主人很厉害,但现在既已是我的,我便会保护好它,不会辱没它。"

"……嗯。"

————————————

后言:为什么标题会是逸奇和奇逸呢,因为我还没想好到底谁是攻啊啊啊,看完剧后,白谷逸那愣神的呆萌模样,分分钟把他推到好吗,而且我们余英奇小哥哥多潇洒霸气啊!暂时还没分清,等分清了再改,嗯嗯……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