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奇逸】吃醋【车】

前言:我被盗号了,这是我三岁的小侄女写的,嗯,不是我,所以小学生文笔要见谅,我小侄女说原本只是写个吃醋的,怎么开起了车,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开的车是真的颠,算拉灯了,嗯,就是这样。
ps:此文又是没有前因后果的文,就是一个甜蜜蜜的夫夫生活片段(are you 确定?)
噢我天,刚刚发了一次被屏蔽了,只好再发一次。
——————————————

余英奇不知道他看到白谷逸对余英男那么好是什么滋味,他只知道他第一瞬间只想狠狠敲一下那个满脸花痴的臭丫头,然后把白谷逸带走,为什么要带走白谷逸?他可以带走余英男的,不不不,带走余英男只是治标不治本,最大的祸害是白谷逸,必须要从他下手才能永绝后患。
于是余英奇带着这个很有道理的理由去宿舍找白谷逸了,明知道白谷逸喜欢的是男人,且现在和他在一起,也知道白谷逸对师弟师妹好只是他的习惯,作为师兄的职责,但还是忍不住地想和白谷逸说几句,不管什么,总要说。
余英奇忘了他只是来质问白谷逸的,是来让他远离余英男的,当他推开门看到白谷逸正用心准备答应给余英男的东西时,心中推翻了某个罐子,怎么回事?什么人要求都答应,虽然如果是余英男,敢拒绝一定要教训他,但是如果,如果白谷逸拒绝的话,他也不会很生气,反正余英男还有他这个哥哥,再说了余英男干嘛要一直找白谷逸帮忙,这种事不应该找哥哥吗!可恶,还不是,还不是因为余英男喜欢白谷逸,还不是因为,白谷逸对余英男那么好!对,白谷逸凭什么对余英男那么好?
余英奇作似打闹地拿走白谷逸手里的东西,白谷逸没有防备,被他抢走举过头顶,是一枚用白色丝线做成的剑穗。
"哟哟哟,这是要送给谁啊?我猜猜,不会是要送给英男吧?"
白谷逸见是他,笑得温柔。
"你在想什么?是英男想送剑穗给齐师妹,我虽然教了她,但她嫌自己的太丑,让我帮她做一个。"
"嚯!好啊,前些日子一直躲着我就是为了教她做剑穗,哼!"余英奇把剑穗在手里颠了颠,瞄了白谷逸一眼,眼珠转了转,把它丢到了床上,生气地双手抱臂背过白谷逸。
白谷逸歪着头眨了眨眼,嘴唇微抿,眼眉微皱,他的清澈眼眸里透着一点点茫然,似不懂余英奇为何突然小孩子脾气,但那眼眉还未来得及深皱便抚平了,原本因抿得用力有些鼓起来的嘴也笑了,起身走向床边。
"你竟吃醋了。"
白谷逸低笑着把剑穗拿了起来。

——————

评论

——————

后来,余英奇的铸雪神光剑上多了一枚剑穗,细细看来,竟和白谷逸的断玉尺剑穗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余英男最终没有把白谷逸所做的剑穗送给齐灵云,因为齐灵云已经暗自将被余英男嫌弃而丢在桌上的剑穗戴在了剑柄上,当余英男看见时开心得找不到北,哪里还管其他。
"哥,哥,你的剑穗好漂亮啊!之前还以为你不会弄剑穗,能不能教教我啊?我想再做一个给齐姐姐。"
"滚滚滚,教什么教,你做什么那齐灵云都是喜欢的,何必还要再做一个,你哥哥我现在有事,下次再说。"
"诶诶!哥!你要拉白师兄去哪啊?"
啊啊啊啊啊,要气死了,原来余英男喜欢是齐灵云,亏得他还吃了一波醋,看白谷逸偷笑的样子就知道他早就知道了,不把白谷逸好好教训一下,他就不知道这个家谁最大!

——————————————

后言:之前说把电视剧都看完是假的,今天才冲了会员看完,然后果断地站了奇逸,真的,白谷逸太想推到了好吗呜呜呜

评论(1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