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3

前言:朋友们啊,你们的思想很危险呐,才几岁的孩子,怎么会有爱情呢,可能是我表达的不是很好,毕竟新手上路,不过的确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啦。

写的不是很符合人物性格,已尽力。

————
"哥哥,别做作业了,陪我玩好不好。"

快六岁的鲁德培爬上华港生的背,他正坐在桌子旁写字,鲁德培故意用手挠他的腰,把他弄得痒得不行。

"诶!别,julian乖,等哥哥写完这些好吗。"

julian是鲁叔给鲁德培取的英文名,几个月前,鲁叔告诉华港生,他要把鲁德培送去美国读书。

是通知,不是商量。华港生一时难以接受,请求林莲好帮忙。

林莲好很是躲闪,反劝华港生,国外发达,鲁德培去国外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又说,在美国那边有更好的保姆照顾他。

华港生见无法改变他们的决定,自己在房间里想了很久,最终还是请求鲁叔也能将他送出国,至少在国外能够照顾鲁德培,心里能够安稳。

林莲好看着儿子第一次提要求,不免心软,也跟着劝了几句,鲁叔答应了他,但要求他必须在这几个月内能够非常流利地说英语。

这个要求不免有些过分,好在华港生之前的在校学习本就努力,现在就是多抽出一些时间来看英语。

"哥哥,你写的字我怎么都看不懂。"

鲁德培靠在华港生怀里,看着书本上的奇形怪状的字母,很是疑惑。

"这是英语,以后你也要学的。"

华港生抱着他,有些认真。

鲁德培转了转眼睛,把作业丢到一边,双手圈过华港生的肩膀。

"我要哥哥教才学。"

说着笑了起来,鲁德培很喜欢和华港生待在一起,因为他的哥哥总是傻傻的,很好欺负。

"好。"

华港生摸了摸他的头,把玩具魔方递给了他。

"阿港,julian,来吃点水果吧。"

陈森美抬着水果盘走了进来,随着时间过去,她的脸上也有了一点岁月的痕迹,同时也更增加了她的成熟。

"阿姨。"

华港生看着她,叫了一声,没再说话。自他决定和鲁德培一起去美国,家里再没有人需要照顾了,到时候陈森美就会被辞退,这让华港生很过意不去。

倒是鲁德培还不知道自己将要去美国,很是没心没肺地向陈森美显摆他已经拼好一面的魔方,哈哈大笑,让陈森美坐在旁边一起吃水果。

陈森美笑着摸了摸鲁德培的头。

"阿港,其实我也早就想休息休息了,只是正好有了这个机会,你不用想太多。"

"可是阿姨,这不一样。"

"阿港,我很高兴你和julian能够去美国,那里至少比这里有更好的技术,你们以后会很优秀的。"

"阿姨,你知道我不是在想这样。"

听了陈森美的话,华港生更觉得愧疚,他有些苦恼地搓了搓怀里鲁德培的衣角,下巴都搁在鲁德培的头上。

"哥,你干吗呢?"

鲁德培只当陈森美像之前一样,只是请假回家几天,他正吃着水果,感到头上有着重物,反手一巴掌呼上了华港生的脸。

华港生被拍懵了,直接气得笑了出来,拉过鲁德培的手就打了他一下。

"哥靠你一会还不行了,嗯?"

"哎呦哎呦,哥你打我,阿姨,哥打我。"

鲁德培夸张地叫了起来,故意眼睛水汪汪地看着陈森美,控诉华港生的"恶性"。

陈森美笑了起来,有些小女人地埋汰华港生。

"你小子,这次回家,我有我儿子照顾我,等你们回来还不是可以来看我,你可别搞得我活不了一样。"

"阿姨!"

华港生一听,差点急得跳起来。

"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不成,快吃水果,别浪费我的成果。"

"阿姨,等我们回来,一定会去看你的。"

华港生很认真地看着陈森美。

"好,我还等着你跟我讲讲去国外以后的趣事呢。"

这段对话使华港生安心不少,忧虑过去,腼腆又跑了出来,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那到时候阿姨可不要嫌弃我话多了。"

鲁德培有些疑惑。

"你们在说什么呢?哥,我们要去哪啊?"

却只得到了双重的脑袋揉搓。

——————————

后言:很有可能不日更了hhhhh

恶搞:

鲁德培有些疑惑。

"你们在说什么呢?哥,我们要去哪啊?"

却只得到了双重的脑袋揉搓。

啊鲁德培就很不开心,差点委屈得都哭了!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