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前言:送给 @安景时 ,这位宝宝生病了发了刀,啊真是没办法,得塞颗糖给她,让她好好睡觉才行啊。写得很急,ooc别介意,就洗澡那段时间写的。

————————————

华港生生病了,他感觉到自己头晕眼花,浑身无力。

他躺在床上,整个人昏昏沉沉,脸微红,很烫,因为无事可做便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人在难受的时候总会想一些自暴自弃的事,冒出一些懒惰的想法,或是和自己的朋友说一些不得了的话,比如说,废了废了,又比如说死了算了。

总之也会冒出一些恶作剧,比如说我不好过,我也想小小地让你们担心一下,比如故意说担心的话,虽然自己觉得没什么大事,但是看到朋友关心自己还是很开心。

华港生打了电话给鲁德培,此时的他正在外地出差赶不回来。

鲁德培一听就发现他的声音沙哑没有力气,软软的,好似要睡着一般。

"你怎么了?"

鲁德培有些担心,他捏紧了耳边的手机。

"好像是生病了。"

"怎么了?怎么生病了?"

鲁德培有些干瘪地问,即使知道怎么生病的又有什么用呢,但是又好像只能这样继续下去,能够关心到对方的一举一动。

"不知道啊,可能是昨晚踢了被子吧。"

华港生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怎么这么不小心,吃药了吗?"

"吃了,清热解毒。"

"那就好,你现在躺在床上了吗?"

鲁德培脑子里一直搜索着如何能让对方舒服的方法,比如说,有没有盖好被子,有没有喝点热水,有没有让自己舒服。

"躺着的,头晕,不舒服。"

"那,那你抱床上的抱枕和南瓜,把他们当作我,让他们替我陪陪你。"

鲁德培歪了歪脑袋,轻声说着。

"julian,你是不是太幼稚了。"

华港生有些好笑,不过抱枕和南瓜也是这个幼稚鬼送的,现在说出这种话来也想得通。

"不是,如果可以,我自然想自己抱抱你。"

"好啊,我要去洗澡了,身上难受。"

"那你要小心点,出来打电话给我。"

"好啦"华港生有些嫌弃他的唠叨,"我会打给你的,大总裁。"

还没等鲁德培反驳,华港生就坏心眼地挂掉了电话,留下鲁德培一个人在电话那头生闷气。

等华港生洗好澡出来,弄干头发,才想起还要给鲁德培打个电话。

"你怎么洗那么久……"

鲁德培有些埋怨。

"我头晕啊,洗不快怎么办。"

华港生因为洗完澡,好了一点,起了心思,调侃了一下鲁德培。

鲁德培被噎了一下,没再说话。

华港生等了一会,觉得有些困了,便说要睡了,挂了。

"等等。"

"怎么了?"

"我给你唱首歌吧。"

"嗯?我是不是脑子烧坏了,你说什么?"

"你乱说什么,你把手机放枕头旁边,然后躺下睡觉就好,其他的不要管。"

"哦。"

华港生依言照做,他躺了下来,可能鲁德培也听到了他窸窸窣窣的动作停了下来,有些跑调的声音开始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是华港生最喜欢的一首歌,鲁德培之前总说这首歌不好听,被华港生打了好几次,没想到对方竟然唱了出来。

华港生也曾想让鲁德培给他唱歌,都被拒绝了。最后还是说答应一个要求才给唱歌,还被推后说想唱的时候才唱,气得华港生一个小时不理他,也才一个小时,太宠这家伙了,华港生想。

华港生听着那断断续续的歌声,想问他,为什么会唱?不是说不喜欢吗?要求不要了吗?啪啪打脸疼不疼?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说,闭上眼睛静静听着。

华港生最终伴着歌声安静地睡着了,他怀里还抱着抱枕和南瓜。

华港生知道了。

在这世上的另一个地方,还有一个人在关心他,想着他,爱着他。

——————————

后言:我不是很会说话,希望你早点好起来啊

评论(1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