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6

前言:为什么,为什么总是刀,吐血,粮本就不多,刀还一个一个来,我……叽里咕噜叽里咕噜,不,我要抗起糖的旗帜,绝不发刀。

————————

华港生发现了一个可以加快学习英语的方法,那就是……和Helen聊天。

几个人一起说话,他可能听不懂,至少Helen只有一个人,一对一的说话也能让华港生有点信心。

好在Helen很热心,她也很喜欢和华港生聊天,觉得这个外国小伙子很是讨人喜欢。

华港生一边帮Helen擦桌子,一边和她聊着天,聊天进行得很愉快,Helen也有心教他,说的慢一些,也提点他一些说话方式,华港生心想等鲁德培回来,也让他多和Helen说说话,练练胆。

听到开门声,华港生抬起头正想叫鲁德培,微笑僵在脸上,鲁德培充满狠意的眼神看向他,不是针对他,而是所看到的任何事物。

鲁德培看到华港生和Helen开心地聊天更显受伤,他几乎想要推开Helen,把华港生拖走,离开这见鬼的地方。

鲁德培眼睛通红,但他紧咬着嘴唇,双手紧握,不想见到Helen似的,一声不吭地走进了房间,门关得很响。

华港生张了张嘴,看了Helen一眼,Helen笑了笑,让他不要担心,她没有介意,并让华港生去看看鲁德培,他可能被美国同学欺负了。

华港生轻声推开房间门,鲁德培低着头正坐在床上,书包随便丢在地上。

华港生刚坐到他身边,他就用力抱住了他。

"哥,你好慢。"

他故意的,故意发出声响,故意对Helen不待见,他想让华港生快点,快点来到他身边,快一点,快一点,告诉他,他不是一个人。

"傻仔,今天怎么了?和哥哥说说,哥哥在呢。"

华港生拍着他的背,尽量温柔地对他说话。

鲁德培一听他的声音,眼泪就下来了,他在华港生的怀里就哭了起来,像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在学校被欺负他没有哭,司机将他接回来他没有哭,此时被华港生抱在怀里再忍不住。

华港生听他的抽泣声,心里一阵痛,他只能反抱住他,陪着他,让他发泄出来。

等到鲁德培冷静下来,华港生才从他的嘴里知道他在学校里被人欺负的事。

因为班上只有鲁德培一个亚洲人,皮肤的矮小,身材的差异,让同学们都不是很愿意和鲁德培亲近。

自然也有好奇的同学想和他说话,鲁德培也回应,但更多的话他就听不懂了,也就只能嗯嗯地回应,同学觉得他故意不搭理人,有些不高兴,鲁德培说了华港生教他的不会说英语的话,也还算太平。

只班上有个平时便调皮的同学,隔三差五就要闹事引起注意,这次看鲁德培身边围了同学,看起来很受欢迎,就忍不住到鲁德培身边捣乱。

他故意推搡鲁德培,还翻乱了他的书包,两人起了争执,鲁德培听不懂对方的话,但想来不是什么好词,用中文骂了回去,还差点打了起来,但是被老师制止了,老师看起来像是司空见惯,并没有重罚那个同学,反是说了鲁德培几句。

鲁德培只觉得,这些美国佬都不是好东西,虽然只有那个同学这样对他,但他就是忍不住把气撒到所有看到的美国人,他只想快点回家看到华港生,却看到华港生和Helen聊得开心,一瞬间难以接受。

于是小孩子气的,故意弄得大声,故意给他难堪,他知道华港生一定会来,明明不是他们的错,但就是很烦,很难过。

华港生已经把鲁德培整个人抱在他的腿上,不停安慰他,蹭着他。

鲁德培好了很多,他软软地靠着华港生。

"哥,我们能不能回去?"

他捏着华港生胸前的衣扣,细细磨蹭,听着华港生的心跳声,心里隐隐知道不可能,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结果不重要,他只想和华港生说说话。

"现在,现在还不行,以后会回去的。"

华港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能实话实说,然后抱着他抚慰地蹭蹭他。

"嗯。"

鲁德培点了点头,没有反驳,静静趴着。

"julian,我们去吃饭吧。"

许久,华港生发出声音。

"好。"

两人吃完饭,打了一个国内电话,这是两人出国以来第一次打电话给家里,鲁德培的心情显然调动了起来,不停和鲁叔埋怨,说了今天的事,结果被骂了。

鲁叔做了那么多年的黑老大,见不得一个人懦弱,更何况是自己儿子,鲁叔问了那个同学的名字,让鲁德培不要畏畏缩缩,下次直接反击,甭管老师。

华港生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却也不好反驳。

等打完电话,夜晚和鲁德培一起睡觉时,华港生跟他聊天,说一些自己的心里话,到底还是不希望鲁德培再卷入这些麻烦,只希望他能够好好上学。

鲁德培还沉浸在父亲的话语里,只觉白天的自己简直是个傻子,心不在焉地听着华港生的话,偶尔点头,心思根本不在上面。

华港生失笑,摸了摸他的头,也不再提了。

如果鲁德培能强势一点不被欺负,至少不会吃亏,华港生也不是不愿意他能够大胆一些。

只是,华港生没想到那一天这么快就来了。

————————————

后言:再有一章他们就长大啦,其实我每一章都在赶剧情的……我真不知道我这脑洞竟然要写这么长……

评论(1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