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7

前言:我真是话越来越多了,一章比一章长hhh,先说一下,下一章就几年后了,他们小时候的故事就到此结束了,不要下一章第一眼看到写几年后就出戏啊hhh

为了赶剧情我也是……蛮拼的,关于小时候的小甜饼什么的,咱们就放番外,正文就专注剧情hhh,终于要到他们长大了激动。(一激动就话多咳咳咳)

————————

华港生没想到第一次到鲁德培的学校的理由竟然是因为鲁德培和同学打架。

华港生心里很乱,他想着鲁德培为什么这么做,那个同学又欺负他了吗?欺负得狠了,所以反击了吗?打架是不对的,怎么能打架,可是如果鲁德培不反击,难道任他挨打吗?

华港生非常纠结,虽然觉得鲁德培打架不对,但心里却还有点松口气,至少,至少鲁德培也能够打回去,至少不是一味的忍受,虽然可能搁在他身上,他只会逃跑。

当华港生终于看到鲁德培的时候,心里的纠结一下消失了,他立刻抱住了鲁德培,看着他的眼神满是心疼,鲁德培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一看就是被打的。

华港生很气愤,反观那个同学,看起来倒是好好的,好像一点事没有,却一直在叫疼,捂住手和腿,哭得眼泪鼻涕直流,他的母亲还一直安慰他,他也不停,二鲁德培只是靠近了华港生,拉着他的手,不哭不闹。

老师把他们带去校医室看过,鲁德培只是轻伤,看起来恐怖,但擦点药,除了不太好看以外基本没什么影响,反是那个同学脸上没事,身上被打了不少,坐在软垫上都嫌疼。

知道那个同学很痛,因此哭和闹也能理解,但是一味的哭和叫没有用,不好听的声音围绕在耳边让人无法安心,母亲在身边好言好语说话不管用,反而还越来越大声,这件事又是他先挑起来的,却不能承受结果的一直在叫,反观鲁德培,安安静静,问什么答什么,也没有故意诋毁对方,实话实说,不得不让人更偏向他一下。

华港生看了那个同学一眼,拉紧了鲁德培的手,抿着嘴,脑子又开始冒出了一些不好的念头,为什么鲁德培不打对方的脸,因为怕看出来吗?连还手也这么顾忌吗?他也不会因此责怪他啊。

华港生只觉得鲁德培想得太多,明明还是小小的年纪,华港生紧抱着他,捏了捏他的手臂,用行动表明了他的感受。

华港生还未成年,所以出面的不是他,而是鲁叔的手下。

那个男人看了那个同学一眼,就让华港生带着鲁德培先回去了,同学的母亲想起来制止,被男人的眼神吓了回去。

华港生和鲁德培坐在车的后座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事。

华港生想,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办?在他小时候也曾被欺负过,但他只是默默受着,也没有吭声,回到家,也只是和陈森美说,陈森美没有什么办法,只安慰他,如今鲁德培也遇到了这样的事,在难过的同时,不由得也有些庆幸,还好鲁德培反击了,还好他至少抵抗了,不像自己太过懦弱。

鲁德培抱着华港生的腰,嘴角有着笑,想着那同学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屁孩,被宠坏了,打人没有技巧,他照着他的身上打,外表看不出来,这样人家一看,只会觉得是他欺负自己欺负得狠,虽然在医生面前什么都瞒不过,但是鲁德培就觉得自己心里出了口恶气,很是愉悦。

两人怀着不同的心思回到了家。

吃完饭,两个人坐在客厅里等待结果。

鲁德培感觉到了华港生的异样,拉着他的手。

"哥,你怎么了?是不是讨厌我这样做?"

"也不是……"

"还是说,哥希望我被欺负不反抗。"

"不是不是,你怎么这么想。"

鲁德培脱了鞋,整个躺在沙发上,靠着华港生的肩膀。

"因为哥看起来,难过极了。"

华港生摸了摸他的头。

"没有,不过下一次,还是要先跟老师说,打架还是不好的,即使是他欺负你,你也可以告诉哥哥,让哥哥来。"

鲁德培笑了。

"不用,我自己就能搞定,不能让他们麻烦哥哥,只要哥哥你支持我就好。"

"傻仔,哥哥当然会一直支持你了。"

男人来到他们的住处,例行公事似地向他们汇报今天的事。

在听到要将鲁德培转校的消息,华港生差点站起来,被男人制止了。

那个同学的事已经解决了,将鲁德培转校是早已经决定好的事,鲁叔自那天听说了鲁德培的事就已经打算将他转到更好的学校,而且已经帮他找了一个外教,明天开始不用去学校,外教会亲自到家里来,两个星期后去新学校上课。

鲁德培高兴地跳起来抱住华港生,华港生也为他高兴,笑着抱了抱他。

晚上,鲁德培心满意足地睡去,华港生在黑暗中眼睛睁得雪亮,没有睡意。

怀里的鲁德培,有疼爱他的父亲,为他在身后付出,有着丰富的经济条件,可以想转校就转校,今天的事,不仅仅是他性格使然,更是有着底气,有着可以肆无忌惮放纵的资本。

华港生只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即使华港生爱着林莲好和鲁叔,却有种隔阂将他们分离,他始终不是这家中的一员,得到鲁叔的照顾,得以学习,已是幸运,不敢奢求再多。

华港生低下眼睑,看着鲁德培的睡颜,那眼神不像在看弟弟,像是在看一件珍宝,有着欣赏与喜爱,却隔着透明的玻璃柜,永不会靠近。

——————————

后言:不虐的,相信我,我是亲妈。

评论(2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