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9

前言:朋友们,我又开始高产起来了,真的就是质量不够,数量来凑,但是我们都学过,量变必然到质变
所以,不要脸地一直写写写了。

——————————

得到了华港生的保证,鲁德培心情好了很多。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阿标为什么突然要那样问?

鲁德培看准阿标从后门悄悄地走了出去,若无其事地起身,也走了后门。

阿标好像格外狡猾,虽然没发现他,但是总往不常有人走的小道上钻,还有各种拐角,一不留神就不看到人,鲁德培跟着他,心里有些焦急,他想喊对方,但对方看起来有急事的样子。

等到再次拐了弯,鲁德培一惊急忙躲在墙后,探出一点点脑袋,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阿标正被一个比他高大的青年压在墙上拥吻,阿标看起来很享受,双手扶上对方的背,嘴上也迎合着对方。

这画面太过冲击,鲁德培不停眨了眨眼,脑海里不停闪过很多画面。

阿标是……同性恋?是了,之前看他对女孩非常不感冒,对男孩又异常的热情,就应该想到了。

鲁德培的脑海里的很多画面不停闪过,最后眼前的画面和几年前的画面重叠了,阿标和青年的姿势和他几年前回家时看到的场景一模一样,那时候,华港生也曾被一个高大的男生这样推到墙上,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根本不知道对方会做到什么地步。

那时的鲁德培还不知道同性恋这个词,看到华港生被人压到墙上,也以为是有人要打哥哥,大声吼着把对方推开,之后华港生回到家里也一直不说话,鲁德培一直以为是因为被欺负了才会这样。

所以,那时候其实华港生是被人骚扰了是吗,根本不是被打那么简单。

鲁德培直直地看着阿标的方向,捏紧拳头,眼睛有着怒气,他没有保护好华港生,竟然让他受到同性恋的骚扰。

阿标正被亲得模模糊糊,睁开眼想推开身上人找个好点的地方,谁知道眼睛往外一瞟,立刻看到正怒气冲冲的鲁德培,吓得他一下把青年推开了。

场面突然冷了下来,谁也没说话。

鲁德培看起来并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阿标只好拍了拍青年的肩,跟他低声了几句,青年脸上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离开了。

阿标咳了几声,向鲁德培走了过来。

"julian,你怎么在这?"

鲁德培气冲冲地看了他一眼,最终往墙上重重打了一拳,吓了阿标一跳。

"喂喂,julian,你这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我呢。"

鲁德培一想到当初他没能好好宽慰华港生,就对自己生气,恨不得回到当初,直接把那个人揍得不成人形,鲁德培有些恨阿标是同性恋,但这不是他的错,鲁德培最终只是在墙上打了一拳。

"你当初问我哥有没有女朋友,是什么意思?"

如果阿标敢对他哥有意思,他一定把对方往死里打。

"诶诶诶,你别误会,我有男朋友了,"阿标看鲁德培要误会,急忙解释"你看,刚刚那个就是,我当时问那个问题,其实是……"阿标挠了挠头,有些懊恼当初怎么那么不小心"其实是你哥这样的类型在我们圈挺受欢迎的,要是他还单身,可能就得小心点了。"

鲁德培认真思考了一下他的话,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诶诶诶!你就走啦!你可要帮我保密啊!等一下我就不回去了!"

阿标急忙对鲁德培的背影大声喊到,之前就是因为在学校里太张扬,影响校风转了学,现在他可不想再转一次,再转学他男朋友可要被逼疯了。

鲁德培抬手一挥,算是答应了。

等晚上回到家,鲁德培又开始黏着华港生了,抱着他不撒手,搞得华港生苦笑不得。

"哥,哥,以后什么事都要跟我说,我保护你。"

"怎么又说起这个了,我当然什么都跟你说啊。"

华港生正帮Helen洗碗,鲁德培一下从背后抱着他,蹭了蹭他的头发,使得华港生很不方便洗碗,鲁德培现在已经比华港生高了一些,如果只看背影,还以为鲁德培才是哥哥。

"哼,哥才不会和我说,不过没关系,我可以自己找到真相。"

鲁德培低下头靠着华港生的背,有些闷闷地说。

"你说什么呢julian?"

"没,没什么。"

"没什么就快把这些碗都放到柜子里去,不帮忙还碍着我洗碗。"

"啊……好好好。"

鲁德培认命地抬起碗,心里放松下来。

他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哥哥。

————————————

后言:

小伙伴们都猜错啦,阿标并没有对阿港有意思,他敢有julian会打死他的hhhh

评论(1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