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10

前言:同志们我胡汉三又回来啦!看到有人在群提到我是真开心,差点就想脱马甲告诉小伙伴们我是谁了hhh,还好我忍住了,果然我还是喜欢催更的,但是就怕我不会更hhh,所以怕被打,还是不脱马甲了,但是如果你们在群里催更我可能会更快更新的hhhh
原本打算晚上更的,但是现在写好还是决定现在就发了。

——————————

说实话,鲁德培之前从未好好看看他同母异父的哥哥,不懂他的魅力所在。

他的哥哥,华港生,一个在中国生活了十六年的人,中国的内敛礼节已经深入他的心,这让他即使在国外生活多年,也未像外国人那般开放大胆。

鲁德培有时会被同学带着做一些在华港生看来不可思议的事,但是每一次都被华港生纠正过来了,鲁德培有时在想,如果不是他哥哥,他也许早已经和同学一样,对待很多事情都不会考虑是对是错。

在进入高中之初,就已经有很多同学说谁和谁在一起,谁的技术好,睡过多少个女孩,鲁德培对此并不感兴趣,但是不代表他没有听进去,他也曾观察过班上的女生,有时会将从男同学那里听到的话附加到她们身上,对比她给自己和同学所说的印象区别,然后他就发现这种事非常无聊,他并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只看那个人所给他的感觉怎么样来对待,他的眼光一向很好。

那,华港生呢?

这样一个传统老实,总是带着温柔又腼腆笑容的亚洲人,对一些天真的小女孩有吸引力就罢了,为何男人也对他有兴趣?

鲁德培后来又抓了阿标几次,让他说清楚这其中的关系。

鲁德培开始频繁地来到华港生的店里,几乎到了每天都来的地步。

这样的异常很快就引起了华港生的注意。

"哥,那个,你弟弟来了。"

一个女孩从前台走了进来,脸上有些悻悻然,她是应聘而来的新员工,年纪还小,都以哥哥或者姐姐称呼店里的其他人。

是个很活泼的女生,平时也很玩得开,很招人喜欢,做事也非常认真,华港生很是看好她,经常教她很多事,但她很怕鲁德培,华港生几次想让他们好好交流,都不能进行下去。

华港生侧身看了外面一眼,果然看到鲁德培正坐在店里,位置正好可以看到里面,他看华港生的眼光看了过来,抬头对他笑了笑,看起来很是乖巧。

华港生原本以为鲁德培是想吃甜品才来的,结果发现他好像对能不能吃到甜品不感兴趣,反而是对人格外关注,眼睛经常盯着他,和他店里的人。

最近鲁德培一下课就来他的店,一定会等到他下班,和他一起回家,有作业就带着作业来做,和同学有什么事也要来店里商量,总之,不管有没有事,都来他店里。

华港生心生疑惑,回到家问,鲁德培也只是摇头,什么话都不说,今天客人不多,华港生决定早一点下班,和鲁德培在店里好好聊一聊。

鲁德培还不知道华港生的想法,仍歪着头杵着下巴看他,他已经十六岁,正是介于男孩与男人的转变中,眼睛里开始藏有秘密,让人看不清。

鲁德培看到华港生让店里的人都先走,心想着要提前下班了,开始收拾东西,结果却等来了甜品。

"吃吧,你最喜欢的。"

华港生拿了甜品,做到了鲁德培的对面。

鲁德培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有些了然地笑了笑,接过了甜品。

有同学说过鲁德培的笑,他有时笑起来像是在挑衅人,自信又狂傲,在他的脸上看不到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惶恐或者紧张,又有着帅气,带着致命的魅力,让人离不开视线。

华港生也看到了,有些感叹。

"我的julian,真是越来越帅了。"

这只是哥哥对自己弟弟的赞叹,却让鲁德培感觉到了归宿感,那是亲人之间的,不可言说的温馨。

鲁德培不禁笑了,这时候的他更像一个在校园健康成长的少年,帅气阳光,当然,在华港生的照顾下,他也的确得到了健康的成长教育。

"哥,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这几天一直来找你?"

华港生见被看穿了也不急,双肘搭在桌子上。

"在家你不说,在店里你该说了吧?"

"要是我还不说呢?"鲁德培挖了一口蛋糕吃进嘴里,看着他"用甜品诱惑我吗?"

"你不是知道吗?"

华港生睁大眼睛看着他,意在表达自己为了他做了这么多,鲁德培要是还有良心的话就该老实交代。

结果却换来了鲁德培的笑声。

"哥,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讨人喜欢了。"

这明晃晃地赞美反倒刺激了华港生。

"你说什么话?我是你哥,别这样嬉皮笑脸。"

鲁德培抓住了华港生的手。

"哥,我没事的,我只是想多看看你。"

"可你看得太频繁了。"

"哥,我黏你你难道不开心?"

"是开心……"

"哥,你难道就没有一段时间非常黏人吗?这是正常现象。"

"……真的吗?没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我都会说的,哥,不要担心。"

华港生将信将疑地看着鲁德培,他看起来好像的确没什么问题。

"那就信你一次。"

——————————

后言:
这个转折真的……我实在没办法了hhh

评论(2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