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11

前言:这一章文风突变!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看到群里若素宝宝的催更了hhh谢谢么么哒

——————————

今天是个好天气,阳光从窗口斜斜地照了进来,桌子上的白纸条被照得发亮,黑色的字清秀简洁,被盯得久了,闭上眼睛,眼前黑暗中有着亮光,光里有字,印在了心里。

鲁德培背靠着沙发,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也许希望可以就这样把脑子里的浆糊给抹平,变得通畅。

但好像并没有效果,他猛然睁开眼,像是放弃一般地拿起字条,想从那线条中看出点什么,看看那人在写下这些字时的神情以及动作。

这只是一张普通的纸条,上面写着注意吃饭的事项,就像日常生活那样,没有多什么也没有少什么,所带着的感情都是一样的温暖与随和。

没有一点不对,没有一丝越矩,鲁德培用着一个认为两个纯洁的男女同学一定有恋情而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的班主任一样的眼神看着那张字条。

但事实证明,两个同学是清白的,他所做的都是徒劳,再如何也找不到一点超出常理外的痕迹,这让这个"班主任"有些失望,尽管他非常希望能发生点什么。

鲁德培放下纸条,又窝到了沙发里,棕色的沙发和他偏深黑的衣服同时躲在了阳光的阴影下,好似融为一体,看不清。

敲门声突然响起,鲁德培起身打开门,穿着休闲的金发青年出现在他的眼前,脸上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

鲁德培走到沙发旁坐下,将桌上的茶递给他,这是华港生买的,也许是想念家,看着有个念想。

阿标摇了摇头,没有拿起茶。

"julian,你找我是有什么事?"

鲁德培正拿着茶喝了一口,抬起头来看了阿标一眼,眼神里藏着不可言说的秘密,让他看起来深沉又危险。

鲁德培放下了茶杯。

"我觉得……"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靠着沙发,像一只慵懒的动物,是虎还是猫,让人分不清。

"我喜欢男人。"

说实话,在经过了鲁德培长达两星期地粘人行动,现在突然又不怎么去甜品店了,还是让华港生有些惆怅的。

华港生手里拿着甜品正往家里走,路上的阳光撒在他身上,有着暖意。

不由自主地,华港生想起了小时候鲁德培黏他的情形,小小的鲁德培开始学会思考的时候,总是会缠着他问东问西,经常拉着他的衣角,不爱走路,爱让他抱着,即使手酸放下来了也紧挨着他。

后来长大了,虽然不像以前那么亲近,但还是很喜欢他,不过很是调皮,总是会逗他,各种歪理把他堵得哑口无言。

黏人也许真的会被感染,华港生现在很想快点回到家,看看鲁德培,看他吃甜品也好,陪他在家看电视也好,即使不像以前那样亲近,也总是温暖的。

华港生打开门,看到沙发有着人影,刚想走过去,脚却那一瞬间被钉在了地上,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感觉全身突然被冷水泼了一个遍。

阿标正伏在鲁德培身上。

他亲了他。

————————————

后言:

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评论(1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