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离羽】桃花劫(四)

离镜x令羽私设
啊啊啊……其实都已经打算把前三章凑合凑合拼成一章,再加点细节的,然后又看一遍前三章,好像该埋的伏笔(有这种东西??_??)也埋了,也写不出多少细节来了,想想也就算了。
这一章还是过滤章……却是不得不写滴~下一章才到醉酒的情节,无奈。
此章极度ooc,酌情观看。

——————————
翼族中有一个不像规矩的规矩,翼族孩子的名字都由母亲来取,不问缘由。离镜的名字便是由他的母亲,一位落魄的天族女子少翎起的。

少翎因根骨普通,体质虚弱,被族人所看不起,眉目间总有解不开的忧郁,不常与人来往。更在经历了飞升上仙的劫后烙下病根,根本不可能撑过飞升上神的劫。如此,便更加沉默寡言了。

听说,少翎是被翼君擎苍抢回来的。

那日,少翎到发鸠山散心,穿着一身白衣站在河边,凄美佳人。擎苍在那打猎,对少翎一见倾心,立刻抱回来成了婚,婚礼盛大,都按照了分封翼后的规矩,若不是翼君已有翼后,谁都以为这位天族女子才是真正的翼后。

少翎从小不受重视,即使是和翼君成了婚,她的家人也从来没看过她,仿佛这与翼君结婚的只是个不相关的人而已。

父君是爱他母亲的,爱到日夜相伴,一刻不离身,全然忘了已怀有身孕的翼后。

翼后急火攻心,导致难产,擎苍至始至终没来看过,翼后最终生下了皇子,为他取名为离怨。

众人都道翼君心狠,忘恩负义,都说但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就连他的母亲也觉得他太过冷酷,本就不与翼君亲近,自此更是冷漠待人。

少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心中长期积攒的抑郁又怎会那般容易消散,在翼后难产一事后更觉这一切不过虚假而已,不会长久。

不久,她诞下一名男婴,取名离镜。

镜花水月,虚无缥缈。

擎苍似也知晓少翎不爱他,多次喝酒买醉,在一天晚上将穿着白衣的翼后当做了他母亲,缠绵于床。实际上,自少翎来到大紫明宫后,擎苍就下令任何人不得穿白衣,只因为他母亲爱穿白衣,只穿白衣。

翼后为了争宠,穿上白衣,擎苍果然中计,他大发雷霆,将翼后禁足,严禁自己不再喝酒,但是那一夜后,翼后再次怀孕,然而她已经在上次难产中元气大伤,再生的话会危及生命,加之在擎苍眼里这个孩子本不该出生,于是想要把这个孩子打掉,翼后誓死不从,最后生下一位女孩,名唤胭脂。

不久,翼后旧病复发,离开人世。

少翎更是在得知擎苍与翼后的事后长病不起,最终死去。

自那以后,大紫明宫再没人穿过白衣。

修长身形,白衣飘飘,着实佳人。

离镜有着一瞬的恍惚,仿佛少翎又回来了,将要把他拥入怀中。

看到身影落入湖里,离镜惊慌得跳入水中。

但是那白衣却越来越远,不断有着气泡冒上来,迷了离镜的眼,他想喊却被满湖的水阻挡。

“不要!”

离镜惊醒,做了恶梦。

自那日救下那个天族人后,他的身影就在离镜心中挥之不去。

令羽令羽,少翎少翎。

他多次去找令羽,由着不知名的心思带着他,唆使他,一步一步接近他。

然后他发现,那只是错觉而已,令羽绝不像少翎,少翎被带回来后逆来顺受,没有过多反抗,偶尔才会笑一笑。令羽却是个倔强的,天族人的教养使他说不出过激的话,但他的行动却是不屈服的,按理受得苦要多些了,但父君只是控制了他的行动范围。

即使刚开始只是认为令羽与他母亲有些相似,但在已经认清后,他还是想去见对方,和对方说话,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单纯地想和令羽做朋友了。

母亲曾对他说过“孩子,不要像娘一样,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一定要让自己开心。”

不过即使如此,在被对方三番两次拒绝以后,离镜也开始苦恼起来了,对方不似女孩,不能像往常那般对待,自己也从没对一个男子有过这样兴趣。

直到胭脂来找他,想让他帮忙救出司音,离镜才恍然大悟,原来还有另一个天族人也被关在这,听说他们是师弟,从他那肯定能知道令羽的事,于是在答应了胭脂后便以商议为由去了司音处。

没想到对方不仅不像令羽那般寻死觅活,过得还挺悠闲。最重要的是会喝酒,这就好办了,几杯酒下肚,还不怕套不出什么吗?

于是连续几天找到对方陪酒聊天,一下就成了朋友,知道了很多关于令羽的事,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令羽不会喝酒,喝了几杯就醉,而众师兄弟总会在这个时候逗他。

迫不及待的离镜拿上几罐好酒就去找令羽,没想到正巧碰上对方在撞柱子。

……

“啪”

令羽。

晕。

————————————

剧情需要,剧情需要。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