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离羽】桃花劫(五)

离镜x令羽私设
虽然每一章都写得少,但胜在更得快啊,对不对,嘿嘿。
咳,忘了说了哈,其实有很多细节还是不太一样的。
其一:天族是可以和翼族结婚的。第一,文中的擎苍和少翎,少翎是被抢回去的,但她父母却没来找她,所以她很伤心。第二,擎苍认令羽做干儿子,是为了羞辱天族,如果令羽真的认他做干儿子,就会间接暗示,天族的人都不认自己天族人做干儿子之类的……
其二:擎苍并没有下那个蛊给他的孩子们,他还是很好的。
还有一些自己私设的设定,后面会一一写出来的。

——————————

令羽实在好骗,轻易就答应了喝酒,并且被离镜连哄带骗地喝了好几杯。这酒是离镜特意选的,刚喝时没多大感觉,后劲却大,很快就醉。

看着令羽已经眼神涣散,满脸通红。离镜琢磨着差不多了,又想试探一下,伸出两只手指问“这是几?”

令羽勉勉强强支在桌子上,笑得开心灿烂“二啊,你以为我醉了啊?”

“没……”

“这里坐着不舒服,走,我们去床上,那里舒服。”

令羽没等离镜再开口,一把拉过他的手走到床边,还煞有其事的将两个枕头竖在床头,让离镜靠在里面,自己也上了榻靠在一边。

一定是醉了,绝对的。离镜看着自己的手,不敢相信。

“手上有什么吗?”令羽看他入神,将他的手拉过来细细地看。

喝了酒后的令羽更像个小孩一样,对什么都好奇,问什么答什么,声音也变得糯糯的,格外好听。离镜觉得手热,但也没收回来。

“没事,你……不抗拒我?”

“我为什么要抗拒你,你是谁啊?”令羽疑问道。

“我是……”离镜还没说出来,令羽就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

……

“你是我师父吧?师父最爱摸我的头。”

离镜发现令羽喝醉酒后不识人,摸摸他的头,故意逗他,道“我是你师兄啊,叫哥哥。”

“你不是。”令羽皱眉,并不上当。

“是的啊,哪里不是?”

“师门有规矩的,只能穿白衣,你怎么穿的黑衣?即使是最调皮的小十七也不会这样穿。”

“我是你师兄,只是我外出捉妖,衣服被弄脏了,没有换洗的,所以才一直穿着这件,它原本是白的。”

离镜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言乱语,奈何令羽酒醉难清醒,相信了他的鬼话,还脱下了外袍。

“你干什么?”

“师父严厉,我把外袍给你穿上,当作白衣,回去后赶快换好,可别被师父发现了。”令羽将衣服给他披上。

“哦……好,那你该叫我哥哥了吧?”离镜仍不死心。

“小十七?终于见到你了,你知道师兄有多担心你吗!”令羽立马抱住他。

得,又把他认作司音了。

离镜只好反抱住他,拍拍他的背,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反正他是不会叫令羽师兄的。

“快快快,我们快走,不要让离镜发现。”说着便要把他拉下床。

离镜莫名其妙“为什么是不要让我发现?”

“不是你,是离镜。你快点!这里是我发现的山洞,我们先躲着,天黑了再离开。”令羽口中的山洞,不过是桌子底下。所谓天亮,不过烛火。

“咳,为什么不让离镜发现?”

“你别管,逃出去再说。”

离镜实在好奇,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却被转移了话题。

“小十七,你可不能出事,你是师父最疼爱的人了……”离镜察觉到令羽的音调有了变化。

“令羽,你怎么了?”

“你不能有事……他其实喜欢你的。”

离镜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他喜欢你,对你好是正常的,只要你没事就好。”令羽拍了拍他的肩膀。

“只可惜,他不再摸我的头了。”

“令羽,你还有我。”离镜抱着他,抚摸他的头发。

“小十七,你真好,你一定要出去,我其实无所谓回不回去……”

离镜又开始???

他还想问,令羽却靠着他的肩膀睡着了。

离镜只好把他放在床上,让他休息。

离镜,是喜欢令羽的。

喜欢到违抗父君的命令,不计后果。

他开始暗中安排,在下个月初二晚将令羽和司音偷偷送出宫。胭脂感激他,只有离镜知道他是为了他自己。为安令羽的心,他还让司音写了信给令羽。

结果,令羽和司音不是他偷放出去的,而是被墨渊上神偷偷救走的。却被父君发现,打斗了
一番,最终打赢归去。

父君身受重伤,只得在宫中修养。

离镜知道对方已经无事了,虽有些遗憾,却也安心了。








当然不可能。

几天后,离镜便来到了昆仑虚。

——————————

最后两句画风突变哈哈

ps:今天是女生节哦,大家节日快乐~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