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离羽】桃花劫(六)

离镜x令羽私设

看了大大写的文,再看自己写的,真的是,有种自己写都是都是什么玩意啊……
所以又发了第六章(因为之前写好了……),然后准备反复斟酌以后的剧情怎么写,肯定好久才会更一章,不过到那个时候一章字数一定会多的,嗯嗯!
自我加油!嘿!

————————————

令羽是墨渊上神捡回来的,无父无母,视墨渊为再生之父。

还记得以前他白日找食物,夜晚躲在山洞里,早上站在山上,看着太阳升起,让阳光照在他的身上,驱走他身上的寒气。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那就是墨渊。

彼时他还只是个半大的少年,墨渊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将他带到了昆仑虚。

自此,他便是昆仑虚墨渊上神的第九弟子令羽神君。

令羽在昆仑虚中很是刻苦,整日看书念经,刚开始除了大师兄,其他人都不与令羽亲近,倒不是歧视他,只是每找他出去玩耍,都以好好修炼为由回绝。久而久之,便没人找他一起玩了。

要说真正和师兄们熟起来,是令羽第一次喝酒。

他没喝过酒,刚抿一口,就觉得辛辣,但看众师兄都喝得开心,令羽也就灌了自己几杯。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令羽已经醉得分不清人了。

众师兄发现后开始逗他,一个说“我是师父”,一个说“我是大师兄”,七嘴八舌,弄得令羽头昏脑涨,也说了很多不曾说的心里话。如此,便熟了。

众师兄其实也是喜欢这个九师弟的。

最记得一次,令羽喝醉酒,说起被师父救起,想看日出,第二天就被大师兄叫醒,发现自己在俊疾山上,他早就睡着了,全程都是大师兄背他过来的。那时,小十六十七也都拜入了师门下,十七个师兄弟,聊着天,看着太阳升起,实在是逍遥快活,人生乐趣,莫过于此了。

没错,令羽喝醉酒,虽胡言乱语,但事后全都记得。

那天醉酒后的第二天,离镜和他亲密说话,曾问过他那晚的问题,他只说皆不记得了,便不再提。

离镜不再问,自顾自地来和他说话,得他的趣。离镜还帮他拿了司音写的信,为宽他的心。

令羽不是石头做的,他都看在眼里。

当初他被离镜抱回房间,离镜二话不说就要脱他的衣服,令羽觉得不可思议,打了他的脸一拳。

离镜后退了几步,急忙道“我只是怕你着凉,想帮你换衣服。”

“你拿件白衣来,我自会换。”

“……”

“连白衣也没有?”

“没有。”

“我不换了。”

“别,那你先脱下,用被子盖好,可能要久一点才能拿过来。”

“好。”

离镜骗他的,大紫明宫哪里有白衣,父君早就严令不做这样的颜色。

令羽看着离镜空手进来,就知道被他耍了,想要拿回白衣,却慢了一步,被离镜拿走了。

“你想干什么?快还给我!”

“宫中实在没有白衣,我帮你把这件弄干,就还给你。”

然后离镜就在令羽威胁的眼神下,小心翼翼地将白衣用火烤干了还给他。然而还是因为心神不宁烧了一个小口。拿给令羽后,离镜立刻就跑了。

令羽摸了摸衣角下一个被烧糊的印迹,笑着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最初令羽只当这个二皇子没见过天族,觉得新鲜,三天两头往他这跑,但是他却是被禁锢在这的,要是给了好脸色,岂不是间接答应了?

离镜有几天没再来,令羽曾闪过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的念头,随即就消散了。这里是大紫明宫,作为翼族的二皇子在这都不安全,还有哪里安全?倒是他自己,困在这,就快要强制被人认干儿子了。

想想就气得撞墙。

然后就撞了。

当然……没撞死。

可是这个离镜还说来和他当兄弟,他不就因为这个才撞墙的吗?把他气得要将他赶出去,却提到了司音。

小十七可是师父最疼爱的弟子了。

他曾看到过小十七偷喝酒,醉倒被师父抱回房间休息。

师父的眼神实在柔情,想不知道都难。

其他师兄弟只说师父最疼爱小十七,其实是因为师父喜欢小十七。

有过一点难过,但是又想,师父对自己喜欢的人好本就很正常啊,他只当做自己的父亲有了喜欢的人罢了。甚至有想过小十七成了他师母的场景。

保护自己的师弟本就是理所当然,更何况还是师父喜欢的人。

结果喝多了,说了那般多的胡话。

为什么不让离镜发现?

因为他知道啊……

离镜,喜欢令羽。

最终墨渊将他和小十七救回了昆仑虚。

这一切也就此过去罢。

令羽想,就当做一场梦。

“九师兄,山下有人找你。”

“是谁?”

“他说他叫离镜。”

————————————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