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离羽】桃花劫(七)

离镜x令羽私设

——————————

在大紫明宫的短短几日,对于已经高高耸立了几十万年的昆仑虚来说,实在不值一提。
但对于昆仑虚的众人来说,已经够胆战心惊了。

自那日被墨渊救回来后,令羽和司音可谓享受到了凡间皇帝般的待遇。

吃的食物,师兄弟们拿来。做的杂事,师兄弟们承包。一天所需要的做的事就是玩,而且还不需要考虑玩什么,师兄弟们就已经准备好了。

不过虽是对令羽司音如此好,但玩的东西尽数都堆到了令羽的房间里,因为回来后墨渊为司音渡天劫,硬受了三道天雷,只能闭关疗伤。小十七伤心不已,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努力看古书,练法术,很是刻苦。众师兄也不好去打扰他,只能让大师兄叠风去看着他,不要太过劳累。

结果反倒是平时最刻苦的令羽被弄得看不了书,练不了法术,因为那满屋子的玩物把他的柜子都遮住了,拿都拿不到。

只得将东西都整理好,才能做事。令羽先收拾了那众多东西中最好收拾的东西,一堆从凡间收集来的话本小说。

痴男怨女,妖魔鬼怪,禁忌之恋,各种杂书应有尽有。想必是找来给十七解闷的,他那样古灵精怪,什么都爱看,令羽想,现在却都放在了他这里,只得以后再拿给他。

东西实在太多,待叠风从司音处来找令羽的时候,他才将将收了一半。

“令羽”叠风出声叫住他。

“大师兄,你来了”令羽刚把东西放下,看到叠风来,赶忙整理了出可以坐的地方“东西实在多,让大师兄见笑了。”

“无碍,令羽,你也来坐下,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师兄弟们拿给你解闷的,现在反倒麻烦你,等一下我就叫他们来收。”

叠风看着满屋子的玩物,有些皱眉,虽然知道师弟们希望令羽司音能快点开心起来,但是过犹不及,如今反倒让令羽不得休息。

“大师兄,不用了,我很欢喜。”

令羽将刚刚收拾出来的棋盘和棋子拿了出来。他喜下棋,亦爱棋子,手中棋子皆是玉质,入手润滑,黑棋更是用了珍贵的墨玉所制,可谓用了心思。

“你喜欢便好。”叠风看令羽眼带笑意,心情愉悦,心也放了下来。

“大师兄可否愿意陪令羽手谈一局?”

“当然可以。”

待叠风走后,令羽这才发现天色已晚,屋中虽还有一半未曾整理,也只得明日再收。

待令羽收拾出床榻,躺在床上许久未曾入睡时,他才开始正视起他白日下意识忽略的人与事。白日他还可以骗自己有事可做,到了夜晚,什么心思都冒了上来,弄得令羽心里总不安稳。

他起身拿出那件换洗过的白衣,上面的灼迹明晃晃的在他的眼前,入手是沙沙的粗糙感。

他曾以为师父喜欢小十七已经是不可思议,没想自己也会遇到这样的事,偏偏还放不下,挠得心痒痒的。难道他也是这样的吗?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令羽拿出了原本整理好要交给小十七的话本,其中几本便是讲述这男男之恋。

一夜无话。

待山中时光又过了几日,昆仑虚便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翼族二皇子离镜。

令羽没让他上山来,而是亲自走到了门口去和他见面,毕竟昆仑虚的龙气会压制翼族的人。

离镜暗黑色的翼族衣袍上还有着不少的尘土,想是马不停蹄一到昆仑虚就来见他。

“你来做什么?”

“令羽,其实我……”

离镜以前逍遥快活的时候,不少与人说情话,总是顺手拈来,现今心仪之人到面前了,满腹的浪漫言语竟说不出来。

令羽看着他欲言又止,满脸纠结的小表情,感到好笑。

“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回去了。”

说完,令羽作势要走,离镜赶快拉住他。

“我,我想拜师。”

……

离镜简直想抽自己几巴掌。

翼族的人来昆仑虚拜师,说出去是个神仙都不信。看到令羽不可思议的眼神,离镜虽然后悔,但是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说下去。

“我看你比我小上不少,法力却比我还高,心中仰慕你们昆仑虚,特地来拜师。”

说完离镜有些赧然,自己比对方大了将近五千岁,却游手好闲惯了,不经常修行,法力自然不像令羽这样潜心修炼的高。

“你……确定?”

令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或者是这个翼族二皇子傻了。

“对,还望你能通报一下。”

只要能跟令羽在一起生活,他就有机会让对方喜欢上自己,反正就算墨渊不收他,他也可以赖着令羽。

“师父正在闭关。”

闭关正好,离镜暗喜,本来只是一个借口,这样他更有理由留在昆仑虚。

“那我就在山下等他出关,到时候你再通报好不好?”

墨渊不可能收翼族的人做徒弟,离镜也不可能会来拜师,这一切不过是……

令羽看着离镜有些高兴的眼神,不知怎的,说

“好”

——————————
我堕落了……这么久才更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