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夜夜谈】第四季 第七十五夜 幼稚

前言:
同志们晚上好!好开心我们的夜夜谈再次开展啦!我是这次的第一个!

————————————————

“这是你接下来的工作,继续努力。”慕容离将一叠文件放在毓骁的桌子面前。

“好。”毓骁坐起身,拿过桌子上的文件翻开看着,“你今晚有空吗?”眼睛还看着文件,声音漫不经心地传来,好像对结果并不在意。

“今天下午我出差。”慕容离没有停留,说完便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了毓骁一个人。

毓骁没有说话,好似已经开始认真地看起了文件,眼睛直盯着字,短短的几行字让他看了十多分钟,直到一旁的电话铃声响起,才打断了他的专注“工作”。

“喂……”毓骁还没说话,就被电话那头的人给打断了。

“毓骁啊,虽然你选择了对家的公司,但是你哥也没说怪你啊,对不对,都不来看看你哥,你墨池哥也想你了,晚上回来和我们吃个饭吧。”毓埥在那头苦口婆心地说着,毓骁只想挂断电话。

“哥,今晚已经有约了,下次吧。”

“怎么又有约啊?毓骁,怎么感觉你比我还忙啊,啊?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你说,我跟你的时间调,好吧。”

“没有,哥,就是计划之外,等下次有时间我再打给你,现在有事先挂了。”

然后毫不留情地挂掉了电话,掐断了对方还想说话的声音。

今晚出差吗?

毓骁站起身,拿过椅子上的外套后便走出了门。

“这不是毓骁吗?好久不见。”
毓骁正走在他哥毓埥的公司过道上,好巧不巧地遇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艮墨池。

艮墨池刚开完会,穿着黑色正装,手里还拿着文件夹,脸上也戴着工作时的眼睛,薄薄的眼镜片挡不住艮墨池的眼神,他正站在办公室门口,台阶比走道高一些,正好让艮墨池可以俯视毓骁。

“哥,好久不见。”

毓骁想了想,还是回应了他。

艮墨池比毓骁大五岁,和毓埥一样年龄,几年前艮墨池和毓埥一起创业,建立了公司,经过了几年打拼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艮墨池和毓埥是朋友,三个人从小认识,毓埥一直想让他弟弟来公司上班,没想到毓骁在大学里被和他们竞争的公司挖走了。

“你哥在里面,去吧。”艮墨池点了点头,之前一眼看到毓骁时艮墨池就已经将他全身扫了一遍,毓骁现在也已经是个大人模样,穿着得体的衣服,贴身的衣服把他修长的身材都展示了出来,想必在学校里迷倒了不少少女,艮墨池这样想着,但面上还是一脸冷漠地拿起手机打给客户,无所谓地走过毓骁的身旁。

“李总啊,今晚上有时间吗?还是达克酒吧吗?没问题啊……”

艮墨池的话越来越轻,已经走远了。毓骁在原地站一会,才走进了毓埥的办公室。

“哥,我来了。”

“毓骁,你来了!”毓埥有些惊奇,毕竟自从毓骁经济独立后,就自己在外面找了房子,两个人因为工作的原因也不常见面,这次毓骁来也是意外之喜。

“哥,我这次来,是代表天权集团和你谈判的。”

“唉,不是我说你,干嘛去他们公司啊,和你哥对着干。”

毓埥有些头疼,虽然毓骁是来谈判的,但是一口一声哥,摆明是让他难做。

“当初答应了别人,自然是要兑现承诺的,那边公司派我来,自然也是不放心我。”

当初对方公司来大学里招人,也没有想到毓骁竟是敌方公司总裁的弟弟,想必也是对方来招聘的人不称职,等到合同都签了,才发现毓骁的身份,又不想赔违约金,只好让毓骁做一些不涉及公司机密的事。

“哼,你不如直接辞职来我这多好。”

毓埥当时知道毓骁已经自己提前找好了公司,肺都要气炸了,还好被艮墨池安抚下来,要不然一定是要打毓骁几顿的。

“这次来,我是为我公司实现利益最大化,不完成任务我是不会走的。”

毓埥听到毓骁说他是对方公司的时候简直恨铁不成钢。

当初毓骁即使知道了双方公司是竞争关系,也没有明确态度,对着毓埥抱着打太极的态度下还是去对方公司上了班,毓埥根本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达克酒吧是一档高级酒吧,保密性质强,里面的消费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经常有很多大公司的高层来这里面谈生意,毓骁坐在车上打开电脑赶工作进度,眼睛时不时看向酒吧门口。

接近凌晨才有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毓骁把电脑丢到后座,立刻开车向身影驶去。

车在艮墨池前方停了下来,他下意识往车的方向看去。

"哥,上车。"

毓骁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艮墨池看见是他,也不客气,坐上车就开始闭眼休息。

艮墨池的家离酒吧不算远,也不算近,正是打车浪费步行偏长的距离,以前还在打拼的时候除去陪客户所必须的费用,一点多余的钱也不敢用,艮墨池就一个人走回家,现在变好了,也还没改掉这个习惯。

自从毓骁发现了这件事后,一旦有时间便在酒吧门口等着艮墨池,送他回家。

两人一路无话。

等到开车到家,艮墨池已经接近睡着了,毓骁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门,艮墨池闭着眼躺在位子上,伸手抓住毓骁的胳膊。

毓骁握住他的手,捂热了,弯下腰把他的手臂往肩上搁,一只手伸进他与背椅之间,将他扶了出来,毓骁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可以公主抱艮墨池,艮墨池也不是娇滴滴的女孩,他讨厌公主抱。

毓骁轻车熟路地帮他打开了门,把他放到床上,帮他洗脸,脱鞋,一连贯动作非常熟练。
直到毓骁更加熟练地脱下自己的衣服也上了床,艮墨池才有了点反应,不过是翻过身抱住了他。

毓骁看着艮墨池的睡颜,慢慢凑近,吻上了他的眼角,很轻,很慢,手抚上他的脸。

艮墨池睁开了眼。

"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

嘴上这样说,但毓骁还是没有停下来,甚至因为被发现而有恃无恐起来,他移得更近,直接亲上艮墨池的嘴,手搂过他的腰。

艮墨池没有什么动静,不拒绝也不迎合,毓骁渐渐急促起来,手抚上他的衣领,翻身压到他的身上,开始解他的衣服。

"艮墨池,和我在一起不好吗?"

毓骁没有叫他哥,而是叫了他的名字。

艮墨池看着毓骁,没有说话,他伸出手压下他的头,两人狠狠地交换了一个吻,就在毓骁觉得艮墨池已经答应他的时候,艮墨池又毫不留情地给他泼了冷水。

"不好。"

艮墨池的嘴唇还带着被毓骁用力过猛亲吻的湿润,但他的眼睛还是清亮的,冷静的,没有一丝因为被情欲所侵扰的模糊。

"为什么?"

毓骁咬牙切齿地问。

"幼稚。"

毓骁忍住了想要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好好让艮墨池看看他到底幼不幼稚的冲动,他握紧了手,想起了某个人的话,又放开手轻轻将艮墨池的头发往后拨了拨。

这反而让艮墨池有些惊讶,他伸出双手挽过毓骁的脖子,将他往下压,想好好看看他是不是变性了。

"你竟然忍住了,有进步。"

毓骁有些自嘲,他和毓埥从小相依为命,毓埥在为这个家拼命赚钱的时候,他只能坐在教室里上那些不知道有没有用的课程。尽管他感谢毓埥,但他也希望能够像毓埥一样为家里赚钱,而不是依附他哥成长的弟弟。

毓骁摸上艮墨池的脸,他也希望如果能和毓埥一样,在外创业,可以和他的墨池哥一起打拼,在每个开会的日子相互讨论,在困难的夜晚里相互依偎,那该多好。

以至于有一次夜晚,他跑到毓埥的公司里,告诉毓埥他不读书了,要和毓埥一起工作,当时艮墨池也在旁边,他正因为拉不到投资苦恼,看到毓骁这个时候来简直在添乱,比毓埥更生气地骂了他一顿。

自此毓骁在艮墨池的眼里从一个听话粘人的小孩变成了一个幼稚冲动的男孩。毓骁有无数次可以改变艮墨池看法的机会,然而他每次都不负众望地将幼稚冲动深深刻在了艮墨池的心里。

毓骁吻上艮墨池,不像之前的冲动撕咬,而是安抚的,深情的亲吻。

"我会让你看到我成熟的那天。"

艮墨池虽然惊诧于他的动作,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不足以打动他。

"如果你成熟,就不该用亲情套牢你哥,亲兄弟还要明算账!"

艮墨池瞪了他一眼,他已经从毓埥那知道了白天的事,心里很是不屑。

"艮墨池,你管好你自己就好。"

毓骁脱掉他的衣服,在白皙的锁骨上又亲又咬,艮墨池没有拒绝,同样拉开了他的衣服。

谁说不在一起就不能做。

毓骁并不是第一次和艮墨池告白,早在以前在达克酒吧无意间看到艮墨池陪客户喝酒谈生意,对方对艮墨池动手动脚,艮墨池也一律接受没有任何不满,甚至笑脸相迎的时候,毓骁直接当时就把艮墨池拉回家,说出了这么多年的暗恋,当时正是公司上升的关键期,毓骁从来挑不到好时候,艮墨池以为他出了什么事,结果白担心,臭骂了毓骁一顿,客户一旦跑掉,对公司都是巨大的损失,结果,毓骁好不容易的告白只换来了幼稚二字。

该死的幼稚!

毓骁知道,在艮墨池眼里,毓埥才是真成熟,以一己之力将公司发扬光大,虽然少不了艮墨池的帮助,但是艮墨池从心里钦佩他哥,不要问他如何知道的。

那么多年的暗恋怎能说放下就放下,毓骁不甘心,总是来接艮墨池,送各种礼物,艮墨池并不缺少人追,在他眼里,毓骁跟那些骚扰的人没太大区别。

哦,还是有的,毕竟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有点感情,但是他实在对毓骁这些老掉牙的招数提不起兴趣,弄得烦了,在一次酒醉过后,把毓骁按在床上办了。

"让你产生这样感情真是抱歉,今晚补偿你,过后我们两清。"

毓骁非常生气,但他也不是君子,他愤怒地将艮墨池办了以后,照样礼物公司样样来,艮墨池翻了个白眼后就无视了他。

说起来,艮墨池也不是不喜欢毓骁,但是他与毓骁相差了五岁,毓骁还只是个刚刚步入社会的青年,根本不懂外面的诱惑,只是和他亲近了些,就把友情当了爱情。

艮墨池深刻认为是自己将毓骁这个小孩的三观带偏了,毕竟他以前也和他说过他喜欢他们班上的一个女孩,怎么突然喜欢他一个男人了呢。只能是他喜欢男人的秘密不小心被这小孩知道了,结果小孩就将对他的依赖当做了爱情。

艮墨池以为,一夜荒唐后,毓骁就该死心,但他没有,艮墨池有时候也会想,是不是毓骁真喜欢他,两个人要不要试一下。

但是之前说过,当艮墨池想要改变对毓骁的态度的时候,毓骁就会整出一些幺蛾子,打消艮墨池的念头,他毕业后选择去了竞争对手的公司。

幼稚!神经病!

去了对手公司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不需要毓埥的帮助,想要证明给别人看看他毓骁自己也是可以的吗,艮墨池都猜透了这个小鬼的心思。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方法除了不成熟的人,谁能做出来,毓骁就算喜欢他又怎么样,艮墨池可不是那种因为爱情就放弃面包的人,他可没那么多精力照顾这个小鬼,教他长大,那是他哥的责任!

想到这,艮墨池突然觉得毓埥也好不到哪里去,公司上做得再好又怎么样,连自己弟弟都教不好!感情上迟钝得要死!

于是,在艮墨池的心里,同时给这哥俩打上了不靠谱的标签。

但再不靠谱,艮墨池也是个人,也有生理需要,但他爱洁癖,其实除了毓骁他没别人,毕竟毓骁是个处,还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干净,他也不亏,所以除了不想和毓骁在一起,和他一起睡个觉什么的,艮墨池觉得没问题,毓骁都这么大了,有点私生活也正常,反正他那迟钝的老哥压根不知道他俩搞在一起了。

如果毓骁知道了艮墨池的想法,恐怕一晚上都不消停。

到了第二天,毓骁已经不见了,他还是个朝九晚五,努力奋斗的小员工,艮墨池不一样,他过了这个阶段,不去公司也没关系,反正毓埥不会扣他工资。

艮墨池起了床,看到了毓骁放在桌子上的早餐,拿起了其中的牛奶喝了几口,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很是舒服。

他看向窗外,不远处就是地铁,满满的人流不停涌入地铁,虽然现在大家好像都是朝九晚五,但有的人,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开始变得不同起来,至于什么时候不同,那还得看个人运气了。

虽然某个人总是作死,错过机会。

但是。

总会有那么一天,时机恰恰好。

毕竟。

艮墨池也是个愿意给很多机会的人。

end

——————————————

后言:

其实有一些伏笔还没写出来……咳咳咳……大家先看先看ớ ₃ờ

总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评论(3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