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14

前言:好久不见,大家早上好啊

————————————

"哥。"

鲁德培坐到沙发上,搂过华港生的胳膊,一双大长腿明晃晃地出现在华港生眼前,他正看着关于甜品的杂志,被触觉与视觉双重打断,也只能放下杂志看向鲁德培。

"嗯,怎么了?"

"嗯,陪我去见几个朋友好不好?"

鲁德培笑了笑,很是真诚。

"可以啊,怎么想着要哥去见他们?"

鲁德培眨了眨眼,靠近他耳边,跟他低语了几句。

华港生一愣。

"那就这样说定了,哥,我先去收拾一下。"

"我,我也要收拾一下。"

"哥,别紧张,随便一点就好了。"

看着华港生慌乱地把杂志丢到一旁,摸摸自己的衣服,像是突然要见什么重要的人一样慌乱,搞得鲁德培低声笑了一下。但华港生没有察觉,他摸着自己的衣服,感觉不正式,需要好好打理一下自己,低着头念叨着就进了房间。

华港生很紧张。

因为鲁德培突然说要带华港生见见他的几位朋友,几位有男朋友的男性朋友。

华港生想起当初林莲好带鲁叔回家时的情形,那时候他还下意识地以为鲁叔和之前的男人是一样的,冷眼看着不说话,还是林莲好拍拍他的脑袋,他才叫了声叔叔。

"这孩子挺乖的,你们这住得也不太好,收拾一下搬进新家吧。"

鲁叔看了华港生一眼,然后对林莲好说到。

华港生就这样和妈妈一起进入了新家,开始了新的生活。

虽然鲁叔可能不在意,但是华港生一直为第一次见面没有好好和鲁叔打招呼感到内疚,之后每一次,不管见谁,都希望能够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这次要见鲁德培的朋友,华港生希望能够给对方一个好印象,他们能够给鲁德培很多的建议,他也想了解对方的圈子,心里能够有点底,同样,他也想强势一点,不能让对方看他好欺负,然后又欺负鲁德培。

"哥,你太正式了,我们又不是去面试。"

看着穿着整齐正装,一脸严肃的华港生,鲁德培真想打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有句话好听点叫"傻得可爱",不好听点叫"可爱是可爱了,就是有点傻。"

华港生坚决不换,最后被身高优势的鲁德培拖进了房间,换了一套休闲的浅蓝色牛仔衣裤,在鲁德培再三保证非常得体的情况下,华港生接受了这一身装束。

"哥,你这样挺帅的。"

鲁德培站在门口,等华港生穿好鞋抬起头来,摸了摸他的头,笑了笑。

华港生没有打下他的手,说他没大没小,他愣在那。

鲁德培已经放下了手,转身打开了门。

"走了哥。"

华港生直看着他的背影没有动。

鲁德培的眼神。

是他的错觉吗?

——————————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