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15

前言:其实昨天的确打算双更的,结果有事忘了……

——————————

尽管华港生在心里演示见面的情形一百遍,但在见到鲁德培的朋友后还是焉了。

毕竟是鲁德培的朋友,年龄都没有他大,华港生也想在他的朋友面前尽点大哥哥的责任,但是他忘了这里是美国,鲁德培的朋友自然一个比一个高,平时他不在意身高问题,这次想强势一点,结果忘了这茬,很是挫败。

鲁德培的朋友来了四个,其中就有那个敢在他家亲他弟的阿标,但此时他身边却站着一个比他高的男生,两人的互动非常亲密,显然是一对情侣,华港生有些惊诧,看了鲁德培一眼,他一直以为鲁德培其实已经和阿标在一起了。

鲁德培搭上华港生的肩膀,热情地和大家介绍一番,趁其他人在点餐的时候靠近华港生,华港生下意识地就把头凑向了他,惹得鲁德培想咬他的耳朵,看他还敢不敢凑过来,但事实上他往华港生的耳朵上吹了口气,本质上也差不了多少。

华港生皱眉看了他一样,鲁德培才笑着小声和他说话。

"其实上次是误会,我们只是朋友。"

华港生差点要跳起来,误会!那他还把人家打了那么重!即使看见鲁德培和阿标有说笑,他也没什么好脸色,结果鲁德培这么久才告诉他是误会!

如果现在不是在餐厅,华港生简直想把鲁德培按到沙发上锤几拳。

结果导致后来的用餐中,华港生总无意看向阿标,眼神里带着愧疚,总想着要不要道个歉。

阿标无意间抬头看到华港生投来的复杂眼神,整个人都愣了,这怕不是看上他了吧,那样鲁德培怕是要给他死啊,他可是已经有家室的人了,不过他这么帅,被人多看两眼也是正常的,想着想着就冲华港生笑了一下,然后就被他男朋友扳过脸亲了一口。

吃醋了。

华港生看着阿标的男朋友挑衅地看了他一眼,立刻尴尬地低下头吃东西,心中懊悔怎么就没管好自己的眼神,还被误会了。

鲁德培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只觉得很好笑,故意和华港生聊天转移他的注意力,也故意挑起话题,让华港生可以和其他人相互了解。

等到一切结束,华港生和鲁德培一起回家的时候,华港生才觉得如梦初醒。

"哥,你感觉怎么样?"

鲁德培眼睛看着前方,身体渐渐靠近华港生。

"挺好的。"华港生下意识点了点头,发现对方没有看自己,便出了声。

鲁德培没再说话,因为这三个字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华港生回想今天的情形,除了一开始的拘束,无论是在进餐或是聊天,鲁德培的朋友都很友好,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也不会做什么奇怪的动作,就和平常朋友一样,这让华港生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紧张兮兮地害怕一道门外面有什么妖魔鬼怪,再三犹豫要不要推开门,好不容易推开了,才发现门后面不过就是一个院子,没有特别的地方。

"你朋友人都挺好的,下次可以带他们来我店里吃甜点。"

这样想着,华港生完全放松了下来,他笑着和鲁德培说话,拢了拢自己的蓝色外套,拍了拍鲁德培的肩。

鲁德培看他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件事,嘴角上扬,放慢了脚步,从身后伸手压过华港生的肩膀,将他搂到自己怀里。

"哥哥,你真好。"

华港生拉开他的手,小声嘀咕怎么会长这么高,鲁德培也没有坚持,而改成了把一只手臂搭在华港生的肩膀上,一幅哥俩好的模样。

"哥,我想吃甜点。"

华港生佯装生气。

"还吃?今天吃得还不多吗?嗯?"

"今天高兴嘛,哥哥,答应我咯,知道你最疼我了。"

华港生心里的包袱放下,心情很好,这个时候跟他提什么要求他都不会拒绝,鲁德培看准这个时机,可劲说好话。

华港生无奈地笑了笑,最终妥协点头。

"不疼你疼谁?"

——————————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