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16

前言:妈耶,日更的计划又泡汤了。

——————————————

华港生正在厨房里做中国菜,Helen在一旁帮忙,她虽然厨艺很好,但却不会做中餐,当华港生想吃或者鲁德培想吃的时候,华港生就会进厨房做几道小菜,陈森美一手好厨艺都教给了他,让唯二尝过菜的鲁德培和Helen频频叫好,那时候,华港生就会害羞得摸摸鲁德培的头,红着脸谢谢Helen的夸奖。

不过现在行不通了,鲁德培已经长得比他高,两人一起坐在桌子旁,华港生要是不抬头,只能看到对方的嘴,唯一欣慰的就是Helen比他矮一点点,其实也就一点,但让他在家里好歹还有点威严。

"港生,这个盐够了吗?"

Helen也在旁边虚心学习,已经学会了几道中国菜,华港生感觉好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他也像陈森美一样,耐心地教给Helen每一步骤,非常亲和。

当鲁德培回到家时,看到的便是两人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他关上了门,动静不小,想必厨房里的人已经听到,也没说话,放下书包就悠闲地躺靠在沙发上。

厨房里的一阵菜香飘过鲁德培的鼻子,让他小小地吸了一口,不住地往厨房看去,华港生时不时和Helen说话,然后又笑着转头认真做菜。

鲁德培突然想到小时候他在客厅里玩玩具,偶尔看到厨房里的情况,便是高高的陈森美阿姨和在她身边为了能看到锅里炒菜的情形而努力将身子往前伸的华港生。

那时家中便是三个人,时隔多年,又再次重合,依然温馨。但是以后,他所坐的沙发上是否会多一个人,她因华港生的爱而坐在这里,能够吃到华港生为她所准备的晚餐,又或是能够与他一起在厨房忙碌,而他,仍是只需要在客厅等待吃饭,一个有点调皮但仍懂事的好弟弟,即使没有这样一个人,他的弟弟身份也永远不会改变,如果他甘心。

鲁德培站起身来,走向厨房,依靠着门框。

小小的厨房只能容下两个人,Helen在一旁,他便无法靠近华港生,现在尚且如此,如果再多一个人,他岂不是离得更远。

"哥,今晚吃什么?"

"嗯?做了你最喜欢的鱼。"

"你不知道港生多疼你,今天去超市,你最喜欢吃的鱼没有了,港生一直等人家家进货才买到,等了好久呢。"Helen想起华港生在超市焦急的样子,忍不住在一旁取笑着说。

"阿姨!别说了。"华港生有些赧然,低着头不看鲁德培。虽然外国人习惯叫名字,但华港生还是遵循中国的礼节叫Helen阿姨。

鲁德培看华港生躲避的样子,心想他不疼我疼谁,心里也很高兴。

"哥,怎么今天突然对我这么好?"

"我哪天不对你好?"华港生撇了他一眼,鲁德培看到他眼里只有温柔,"今天是我们来美国的第十年了。"

鲁德培愣住,他突然想起来了,每年的今天他都会亲自做鱼给他,只因为当初六岁的时候来这的第一天时,吃不惯这里的食物,他靠在华港生的怀里说想吃陈森美阿姨做的鱼,自此以后,每年的今天华港生都会做鱼给他吃。

这也不怪鲁德培忘了,毕竟平时他多"撒撒娇",说几句想吃,只要华港生店里不忙,他都会很快满足鲁德培的要求,即使是忙也会抽空。在鲁德培眼中,华港生早已在今天以外的其他时间给了鲁德培足够的温暖,所以今天是否特殊,在鲁德培的眼里,有一人足矣。

鲁德培看着华港生的侧脸,他用他全部的爱意温暖了他,从他出生到现在,以后还会拉长,直到死亡,他可甘心有人会分走他的爱意,在他的生活里除了他这个弟弟,开始装下了其他人,他所得到的温暖将减少一半,鲁德培已经将华港生视为比父母还要重要的人。

既然华港生用所有的温暖将他灌溉长大,那他就要有收获的准备,不管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不论他是否愿意,他都得接着,这样未免强词夺理,但是鲁德培就是这样霸道的人,他想要的绝不会放手。

鲁德培直起身,他想要踏入厨房靠近华港生,即使不碰到,看的更近也好,但是他本来就高,一进入厨房,空间立刻狭小了起来。

"julian,你出去看电视吧,这里太挤了。"

鲁德培沉默了片刻,走了出去。

反正晚上他可以找借口和华港生一起睡,当初刚来的时候,他可不仅仅只是想吃鱼,那一段时间他可是每天都和哥哥睡在一起的。

————————————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