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17

前言:拖延症晚期,真的难救……

————————————

在Helen走后,鲁德培"撒娇"成功,得以在夜晚和华港生睡在了一起。

他身高实在够看,一双大长腿一伸直就超出了华港生的床好大一截,华港生表示很无奈,但是鲁德培表示他睡觉喜欢蜷缩着,不用怕。

华港生心里实际不信,但他实在拿鲁德培没有办法,他总不能把鲁德培扔下床,他还是抱不动这么大块肉的。

"哥哥……"

鲁德培侧着身子抱着华港生的肩膀,声音里有着委屈。

"不行,你太重了。"

华港生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手搂着他也就算了,还想把腿搭在他身上是怎么回事,虽然还未成年,但是也算个大男孩了,抱着他算什么,又不是个小姑娘。

鲁德培心想,他恨不得整个人都压在华港生身上,但是还是不要太着急,于是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而靠近他开始聊天。

"哥哥,你以后打算就在美国生活了吗?"

"……你呢?"

华港生犹豫了一下,反问了鲁德培。

"我自然是……哥哥在哪我就在哪。"

"那还是……回家吧,毕竟叔叔和妈妈在国内。"

鲁德培不禁想果然如此,哥哥还是希望能会中国,却因为他耗费了大好青春在美国,这样想着,鲁德培又问出了他的目的。

"那既然这样,哥是不是要在国内给我找个嫂子?"

他明白华港生为什么要在美国待这么久,就是为了守着他成年,尽管他早不需要照顾了,但是华港生还是不放心他,所以他还有两年时间。

可是出乎预料的,华港生沉默了,他突然没有说话,敛着眼没有回答。

"哥?"

"我……过几天要去相亲了。"

"相亲!?"

鲁德培一把放开华港生,坐了起来。

"你为什么要去相亲?"

"我也不小了,也该成家了。"

华港生也跟着坐了起来,神情有些逃避,声音很小,像做错了事,没有看鲁德培,尽管他没有错。

"你哪里大了!你明明……你,你还要照顾我,你哪里还有精力去照顾其他人。"

一点征兆都没有,怎么会突然要去相亲?明明说想回国,为什么现在要在美国相亲?带一个美国媳妇去中国?为什么要那么麻烦,他为什么那么着急。

"……你也大了,总让我管着也不太好,而且……"

"不行,我不同意。"

鲁德培看着华港生,打断了他的话,眼里有着质问,但是华港生一直在躲避他。

"其实我只是在想,你别激动。"

华港生有点后悔,他不该这么早地说这件事,至少应该再……再等等。

"想也不行,你是……你得照顾我。"

鲁德培压了过来,华港生不得已退后与他拉开距离,背靠在了墙上。

这个动作很强势并具有攻击性,这让华港生很反感,他皱了眉,虽然他对鲁德培很包容,但不代表他真的弱势,他只是不想吵架。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睡觉吧。"

说着,华港生抬手推开鲁德培,躺了下去盖上被子,背对着鲁德培。

空气静默了一会,鲁德培关了灯也躺了下来,他靠近华港生,却没有再抱他,而是拉了拉他背部的衣服。

"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得照顾我。

因为,你的一切都是我,我的家给你的。

所以,你知道了,你会的。

不,不是这样的。

华港生知道他的意思,他转过了身,没有了

灯光,华港生只能通过微弱的月光看到他的侧脸,他的眼睛正看着他。

华港生妥协了,他叹了口气,用手让鲁德培闭了眼。

"我知道的,睡吧。"

不管鲁德培心里在想什么,但他知道华港生已经消气,没有多大的反应,轻轻应了一声,老实睡觉了。

————————————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