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18

前言:字数爆表,其实今晚不想码了,但是我告诉自己,不行,得写,所以写了这么多,可能有些想表达的没表达的好,但是也没多余的力气改了,所以就这样发了,不要介意~

————————————

"你以后要好好照顾他。"

华港生还记得林莲好摸着他的头温柔地说这句话。

他从小就没有什么目标与志向,每天能够自己一个人吃东西,自己一个人玩,不给母亲添麻烦,已是他最大的期望,他也希望可以保护母亲,但他能力不够,便成了奢望,不再想。

华港生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他从小和母亲生活,他的一切都是母亲给的,母亲总说他是她的一切,她去唱歌,去赚钱,是为了他能过好日子。久而久之,华港生的潜意识里,出现了某种念头,那是,想要和他母亲一样,全心全意对一个人好的执念。

因为母亲的原因,他看到了各种各样的男人,有的会粗暴地打骂他的母亲,有的也会温柔对待他的母亲,从母亲的神情上,他看到了忍让,懦弱或是小小的开心。

华港生也会长大,也会成为一个男人,这些经历都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他决心以后如果能够找到共度一生的人,一定会付出他所有的真心,不管做什么,一定呵护她,爱护她,像母亲一样,对她好,在无法保护和珍重母亲的情况下,华港生只能将此时的心埋藏得很深,暗自期望自己能够快点长大,保护母亲不再受伤害。

这个时候,他的弟弟出现了。

一个需要他照顾,他也有能力照顾的宝宝出现了。

不想要想太多,不想复杂的人性,想要一心一意对一个人好,想要倾覆所有,华港生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情感都交给了鲁德培,他没有能力保护母亲,但他有能力保护弟弟,他的母亲不会和他讲故事,但他自己知道他弟弟需要,因为他经历过,他不希望他的弟弟和他一样。

可以说,华港生对待鲁德培,从一开始就不一样,他是他第一个为之付出的人,那不仅仅是亲情,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单说是亲情是不够的。

他的弟弟一直在长大,华港生每次都将他放在心里的中心位置,甚至超过了母亲,母亲有了鲁叔的照顾,但是鲁德培没有,他甚至没有鲁叔的照顾。

他只有他,反过来,他也只有他。

鲁德培长大了,爱黏他,爱恶作剧,华港生也不爱生气,总是笑笑,也亏得鲁德培自己成器,没被华港生宠成坏小子,但是一些弊端始终还是留了下来。

鲁德培尽管没有得到鲁叔的亲自照顾,但有他在背后的经济支持,华港生自己不会乱花鲁叔的钱,但是他不会阻止鲁德培的花销,他最多规劝几句,毕竟这钱鲁德培用得理所当然,华港生到底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而已。

鲁德培没有经济的负担,总做大胆的事,会去故意打烂别人的玻璃,会炫耀一般请所有人去吃大餐,甚至曾让别人认他做大哥,因为他从陈森美那里知道了他爸爸是黑老大,他也想像他爸一样。

但鲁德培怕华港生,他爱他,所以怕他,不希望他生气,在鲁德培眼里,华港生皱眉都让他诚惶诚恐,所以他认错,解散过家家似的大哥小弟的游戏,在华港生将自己所有的爱给了鲁德培的同时,他也收获了在鲁德培心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华港生由他的母亲照顾长大,鲁德培由他照顾长大,母亲因为金钱总在外面奔波,没有足够的时间照顾他,华港生为了节省家用,自己煮饭做家务,鲁德培不仅没有经济负担,还有华港生的用心呵护,这样长大的鲁德培如何不自傲,如何不狂妄。

没有父母的照顾,总是会有一些缺陷,女生对于鲁德培来说没有多大的吸引力,都说以后娶女生可以在家煮饭做家务,多么多么好,但在鲁德培眼里,他现在就拥有着这一切,华港生会和陈森美在家等他,会给他讲故事,会抱着他,他为什么要找一个女生代替华港生。

如果有人说他没有父母接,说他没人要,他会搬出他的哥哥,说他哥哥是世上最好的人,如果有人说他和他哥哥都是被抛弃的,那他就会揍他,他从不隐藏自己的愤怒,打伤了,赔钱就好,反正他有钱,他的哥哥在知道前因后果后,虽然说他做的不对,却也不会怪他。

鲁德培有时候讨厌他哥哥的懦弱,但是他更爱他的哥哥,既然他的哥哥懦弱,那他就保护他,由他出面,他照顾他那么多年,他反过来保护他,也是可以的。

他哥哥是这样的人,他也是这样的人。

即使成长环境不同,但他们都有人的情感,也许表现的方式不同,但总是有所可依,有所回报。

华港生该自足的,他已经自足了,鲁德培不是没良心的人,他聪明,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他以后会有多大的成就,他会多么高兴自己能够参与他的一生。

但是,鲁德培对他的这份情感什么时候变了质,这不是华港生能预料的,也不是他想要的。

他诚惶诚恐,他……何德何能?

——————————————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