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5

前言:看我高产不,突然想写,立刻就写了下来,虽然心理描写什么都不懂,但是现在就觉得……很柔和啊,虽然短小hhhhh

————————————

即使华港生已经非常努力的学习英语,但仍免不了听不清,说不出口,紧张到满脸通红,被调侃被嘲笑。

晚上回到家,烦躁地不停拨弄着自己的头,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废人一样,不想出去见人,不想说英语更不想说国语,因为那样,就感觉自己妥协了放弃了一般。

华港生不停在书上写着乱七八糟的字,借此让自己冷静下来。

鲁德培的学校比华港生的学校更远一些,会有司机接送他回来,等到鲁德培回来,华港生已经写满了几页的看不懂的字体。

鲁德培走进华港生的房间,来到他的身边,拉开他的手,沉默地爬到他的怀里,双手搭着他的脖子,靠着他。

华港生在他拉过他的时候叫了他一声,然后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也不再说话,抱着他,摸着他的头,和他一起放空。

华港生突然后悔,为什么那几个月没有教鲁德培一些英语,他甚至一句英语都不会说,他今天所遇到的情况肯定比他更糟糕。

但鲁德培只是抱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直到鲁德培觉得趴够了,温暖了,抬起头来对他说,哥,我饿了。说着就要跳下来。

华港生笑了,对他说,我们去吃饭。他没有把鲁德培放下来,而是直接抱着他去了餐厅,温暖不容拒绝。

吃完饭后,两人窝在被子里聊起天来,他们互相依靠,感觉到放松,仿佛白天所遇到的苦难都已远去,侵扰不了他们。

华港生教了鲁德培的一些简单的英语,让他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鲁德培心里也有记一些同学对他说的话,华港生便一字一句翻译给他听,两人一起讨论下一次与同学对话可以说什么。

大部分是华港生对鲁德培在说,鲁德培一直抱着华港生,比往常更依恋他,鲁德培看着华港生的侧脸,心里希望第二天永远不要来。

华港生竭尽全力想着如何能让鲁德培更快的适应,和他不停地说话,将自己的经历当作笑话给他听,听得鲁德培眼睛闪闪的,有着光。

明天会更好的。

华港生说着,蹭了蹭鲁德培的头发,他能感觉到鲁德培一直用力地抱着他,一点缝隙也没有地与他紧挨着,今天的经历一定让他害怕极了。

鲁德培靠在华港生怀里睡着了。

——————————

后言:强烈认为自己是睡饱了,阳光特好,心境特别柔和,就是一种,喝个茶很放松的感觉,说不出来,文笔废hhh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