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12

前言:小伙伴们,好久不见,抱歉让大家等这么久了,还看到群里有小伙伴说已经十天没更新了,吓了我一大跳,时间过得是真的快……更新更新……

————————

"嘿,你真可爱。"

说着恶心话语,故意把热气打在脖颈上,不过是激起浑身厌恶的鸡皮疙瘩,偏偏被抓住了手碗,使不上力气。

"喂!你在干什么!"

有人声传来,随之而来的是杂乱的脚步,来人不止一个,压在身上的人一听,立刻起身,毫不迟疑地往另一个方向跑走了。

"哥!他是不是打你了!"

那是鲁德培和他的同学。

华港生看着他,没有说话,劫后余生的,鲁德培那一瞬间看到了自己是一块浮木,是他唯一的救赎。

华港生忘不了那天。

当情形再一次重现,发生在他的弟弟身上,怎么能冷静?

华港生一步上去拽开阿标就用拳头打了他一拳,这不够,他拉起他的衣领往身后撞,阿标没有防备,被他摔倒在地,华港生坐在他身上一拳一拳打到他身上。

"混蛋!混蛋!"

华港生说不出什么骂人的话,只能机械地重复着这两个字,但说话的气势,动作的重压,用力之大,是将把心中所压抑的都发泄出来。

"哥!"

鲁德培一把拉起华港生,阻止了他的行为。

华港生看向他,微红染上眼眶,鲁德培一顿,那个眼神有狠意,他要保护他的浮木,谁也不能夺走他。

华港生深吸了几口气,转过身把地上的人拽起来,那动作实在粗鲁,把阿标疼得直叫,最终只是得到了被门关在外面的待遇。

阿标摸了摸出血的嘴角,想起julian坐在沙发时的情景,啧了一声,离开了。

鲁德培站在一旁,眼睛一直看着华港生,没有说话,华港生抬头看了他一眼。

到底是年龄,性格不一样,鲁德培的反应让他又喜又悲。

华港生把鲁德培拉到沙发上,伸手摸上他的脸,鲁德培很温顺,只眼睛看他,任他动作,以前的小男孩已经变成了五官英俊,富有魅力的青年,即使是安静坐着,也让人忽视不了他的存在。

他自己尚且会遭遇那样的事,他的弟弟,比他聪明,比他帅气,在班上一呼百应,这样的人,他怎么忘了他更比自己招人注目呢,但是这样,仿佛遇到那样的事变成了理所当然,好像今日的情形迟早会发生,他不该有这样大的反应。

华港生伸手略过他的后脑,鲁德培低下头顺着他的动作被他抱在怀里。

华港生脸侧靠着他,摸了摸他的头发。

"对不起。"

他早该预防的,鲁德培总是游刃有余,好像什么困境也不会在他身上发生,这让华港生放松了他的警惕,以为他不会遭遇这些事,不,他不是知道他不会,而是知道即使他遇到这些事也一定能够解决。

可真发生时,华港生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接受,即使知道鲁德培有能力解决,他也不愿意让他遇到这样的事。

鲁德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他抬起手反抱住了华港生,往他那里靠了靠,他知道他很喜欢这样相互依偎着,他也喜欢。

他们都需要冷静。

————————————

后言:依旧短小快……

评论(1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