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离羽】桃花劫(一)

离镜x令羽私设
看了剧,顿时迷上了这对冷cp,主要是擎苍大叔萌不起来……然后才发现擎苍与令羽竟然是官配,虽然也吃上了,不过还是喜欢离镜,毕竟颜控哈哈
然后发现什么粮都少啊
于是自割腿肉来写……新手一个……
不喜勿看,不喜勿喷。喜就点赞,喜就评论。

————————
昆仑虚,天族圣地,全年烟雾缭绕,受群神朝拜。

昆仑虚墨渊上神,座下收有十七位弟子,除九弟子令羽与十七弟子司音,其余弟子皆在天族各有分量。

然只昆仑虚墨渊上神座下弟子的身份,就已经是高贵无比。

而昆仑虚弟子个个身着白衣,梳着道鬓,风度翩翩,对待来客彬彬有礼,着实优秀。

外人只道昆仑虚不愧为天族圣地,昆仑虚上的人都有如此性情。

却不知即使是昆仑虚弟子也免不住贪玩风流的时候。

这一日,九弟子令羽便受不住十七师弟的唆使,带他去青丘看新生的小帝姬。

途经翼族领地,竟被强制留下,更没想到翼君要认他作干儿子,遭拒后便将他与小十七关了起来。

令羽多年受墨渊上神的教诲,早就视为父亲一般,如今要再认他人做父,是万万不可能的。

令羽心中自责,若不是自己心神不坚定,又何至于让小十七受制在此,左右那翼君只认自己为干儿子,若自己死了,翼君也不会把十七怎么样,于是暗自有了打算。

一日早晨,令羽趁着守卫不备,投入湖中,不愿用法力护住身体,欲就此淹死。沉在水中看着粼粼水光,只听一声落水声,波澜起伏,令羽就发觉自己被人拉了上去。

他跪在地上难受地咳水,全身浸湿。抬头看向来人,是位少年,身穿黑色长袍,现已湿哒哒地贴在身上,面容俊郎,一双桃花眼更显妖冶,额头上的角显示了他翼族人的身份。

少年不管自己也是全身湿透,弯下腰,惊讶又疑惑地问道:“作为神仙也会淹死?真是奇了。”可能实在太过惊奇,竟伸出手摸上他的脸,似在辨别他这个神仙是真是假。

被人这样审视触碰,令羽自觉受到侮辱,打掉他的手,怒视他“要你多管闲事!”

少年委屈“我好心救你,你竟这样蛮横……”

令羽看到有守卫正往这边赶来,心知再跳湖已是不可能,立刻跳起来抓住了黑衣少年,制住他的脖子。心里盼望这少年的身份能够震得住那些守卫。

“你们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他!”令羽大声喊道。

守卫果然停住,喊了声“二皇子。”

竟还是皇子,令羽觉得事情有转机,刚想说话,少年却开始叫苦起来。

“哎哟哟,你怎么这么矮,我脖子都要扭断了。”只见少年弯着腰被他制住,动作搞笑怪异。

令羽满脸通红,往少年身后一移,遮住身形,暗自踮脚,小声威胁他“不想死就闭嘴!”

他觉得他作为天族人的修养礼仪全都在今天破了个遍。

不想少年趁他不备,反制住他的手,用捆仙绳将他的双手困住,然后双手一伸,轻易地将他拦腰抱了起来。

令羽被这一系列动作给弄愣了,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在少年的怀里。

今天受的欺辱实在多,令羽愤怒不已,连耳朵也红得惊人,烫的不行。

他用受限制的手推打少年的胸膛,挣扎着“你这个家伙!快放开我!”

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大腿被捏了一下,令羽一惊,睁大眼睛看向少年。

少年笑着低下头“你再闹,我就把你衣服扒了。”

令羽只觉这少年比他父亲还要无耻,却也没敢再动。

守卫看到离镜已经制住了令羽,急忙上前,想要接过令羽。

离镜看了眼怀里不言一语的令羽,心情大好,大笑着“不用,我亲自送他回去。”

——————————————

初遇达成^O^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