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苍羽/离风】父子追妻记(一)


擎苍x令羽 

离镜x叠风

严重ooc,请酌情观看。

前言:别问我为什么写了离镜和叠风,实际上我萌的是这一对啊……(只是当初没灵感,不知道他们如何相遇……)再者前几天我写了桃花劫(离镜x令羽)的大纲然后觉得又虐又长,好难写……于是今天脑子一抽,写了这么个欢快向的父子追妻记。总之写得比桃花劫要好得多,快得多,果然我还是喜欢欢乐向的,不知道你们看了会不会笑,我写得倒是很顺畅……

——————————————————————————————

在昆仑虚山脚下的河边,两个穿黑衣的男子正蹲在一块石头上,仿佛暗搓搓地在谋划着什么。一个青年一个少年,表情严肃地看着手上的纸,认真地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半个时辰前。

“离镜!快把你折的纸东西给我!”

“不要!这是送给叠风的,你要你自己去折!”

“小兔崽子,养你这么多年,一点用都没有!”

“啊啊啊!不要打了。我教你好了,你自己折令羽肯定更喜欢。”

“要叫母后!教你多少遍了!”

“啊啊啊啊!别打了,再打就来不及折纸送了!”

“那你还乱叫,还不快点找纸,找打啊你。”

“我叫是因为谁……停停停,你手快放下,我这就去。”

以上就是原因。

离镜看着擎苍折的纸蚂蚱丑得不忍直视,这已经是折的第三个了。

离镜实在看不下去,只好再手把手地教了好几遍。

终于在折废了几张纸后成功折出了一个不太丑的蚂蚱。

擎苍很是欣慰地拍了拍离镜的肩“还以为你不学无术,没想到在讨人欢心上还是挺有办法的。”

应该是赞美吧……

“父君,说好了不提以前的。”

“好好好。”擎苍折好了纸很是高兴,也就笑呵呵地答应了。

到了晚上,擎苍找到令羽,欢喜地将蚂蚱给了他,令羽看着那只颜值已经调到最高却还是有点丑的蚂蚱,背直挺挺地站立着,眼睛一大一小的看着他,仿佛在说:我丑萌我自豪。不禁失笑。

擎苍看令羽这模样,急忙撒娇,说这纸是多么多么难找,他是花了多大的心思才找到的(离镜:呵呵),材质多么多么好,这蚂蚱是多么多么难折,他是折得多么多么辛苦,就差没抱着令羽哭了,当然他是想,但没敢。

令羽笑出声,笑得动人心弦“我很喜欢这只蚂蚱,你教我折怎么样?”

擎苍看得一愣,听到这话,连连答应,笑得合不拢嘴,活像个毛头小子。

话说另一边的离镜带着自己折的一条小鱼来到了叠风的住处。

擎苍以好看的纸蚂蚱只需要一个就够了为由,惨无人道地将离镜折出的所有蚂蚱都烧了,只留下了他自己丑萌的那一只。

离镜内心咆哮:好看的蚂蚱怎么也轮不到你那只啊!

迫于强大(擎苍)的淫威,离镜没能把自己折得漂漂亮亮的纸蚂蚱送给叠风,还被擎苍威胁不许再折纸蚂蚱给任何人,离镜表示心累。

想起叠风是西海二皇子,小时候在海底生活,便折了一条漂亮的小鱼送给他。

走进房里,叠风正在看书。

“叠风,你看,我亲手折的。”

离镜把鱼放到书上,没想到叠风突然关上了书。

“啪”

……

鱼,享年一个时辰。

鱼:呵呵。

离镜捂脸,不忍看那只被压扁的鱼。

叠风才反应过来“哦,离镜,你来了,刚刚出了神,最近十七又贪玩了,还带着十六也跟他胡闹,没看到你不好意思。”

“……没事”

司音这个家伙,坏他好事,下次再多给他些酒让他消停会。

“而且,我还发现十七房里竟然有一堆酒,问他谁给的还不说,让我查出来是谁给的绝饶不了他!”说着拍了桌上的书。

昆仑好队友!离镜感动了,想着下次一定要给司音带他们翼族最好的酒。

“嗯?离镜,这条鱼是你送给我的?”叠风发现书中有东西,拿了出来,是被压扁的鱼。

“对……对啊……”离镜都没好意思看那鱼,指不定被压成什么样了。

“谢谢你啊,我正好需要书签,它很合适。”

闻言离镜急忙看那鱼,书正正好把它压平了,看起来反而萌萌的。

“是啊是啊,知道你需要,特地做来给你。”

于是叠风将它夹在书里,露出一个小鱼头,放到了书柜上。

鱼:呵呵。

“等一下我要去后山采些灵草。你去吗?”

离镜看着鱼的眼睛因为被压,大大地看着他,莫名觉得被鱼嘲讽了。听到叠风的话,快速转头“去去去。”

翼族的翼君和皇子为何会在昆仑虚呢,且说前话:

那日擎苍外出打猎,初见令羽,惊为天人,一见钟情。无奈对方是昆仑虚的人,只匆匆一面便离开了。擎苍回到大紫明宫后,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导致荒废朝政,最终压抑不住内心思念,于一日毫无征兆地将翼君之位传给大皇子离怨后,便立刻跑到昆仑虚追令羽去了。

可怜离怨不明不白就登上了翼君之位,一些事不懂如何办也找不到父君做主。只好让自己的二弟离镜去昆仑虚找到擎苍,请他回来主持大局。

离怨拉着离镜的手,苦口婆心道“二弟,翼族的未来就靠你了!”

离镜信誓旦旦地点头“放心!我一定会将父君带回来的。”

待离镜来到昆仑虚后,没见到擎苍,也没见到令羽,反而见到了令羽的大师兄叠风。

离镜来得很不是时候,前几天令羽刚刚被擎苍拐去游玩,几日没回。叠风表示,成何体统。正在气头上,擎苍的儿子来了,自然是要教训一番。

结果离镜只好带着伤跑到昆仑虚下,等待擎苍归来。

至此离镜每天都跑到昆仑虚求见叠风,刚开始叠风见他就打,见得多了,便开始无视他了,然而离镜依旧乐此不疲,每天都来找叠风。

待擎苍和令羽回来后,离镜已经悠哉悠哉地在他住处旁也搭了个窝。

离镜说明来意后,擎苍表示令羽在哪他在哪,用纸写下翼族事情的解决方案,交给离镜后就回家想下次如何再勾搭令羽的方法去了。

离镜拿到信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去,而是也写了封信,让火麒麟带回去。

然后义无反顾地加入了父君擎苍的追妻大队。

追的就是昆仑虚的大师兄叠风。

擎苍得知后表示:呵呵,就算你追到了叠风,你也得叫令羽母后。

而离怨看到信后愤起拍案怒骂道“昆仑虚个个妖孽,魅惑我族皇室!我翼族与昆仑虚势不两立!”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过了很久以后,胭脂与自己的丈夫子阑说起这件事。

子阑表示:呵呵。

——————

虽然打上了一,但是谁知道还有没有后续呢……

评论(23)

热度(110)

  1. 小七哥哥瑾团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七哥哥瑾团子 转载了此文字
  3. 愤怒的小鸟瑾团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