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团子

相伴19

前言:我的天,今天非常的短小快

————————————————————

说实话,华港生不想这样,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港生,其实你不用一直打钱回来的。"

林莲好在电话那头苦口婆心地对他说道。

"没事的,妈,虽然比不得鲁叔,也是我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终于和林莲好打完了一通电话,华港生叹了一口气。

其他人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执着地向林莲好打钱,毕竟有鲁叔,他妈妈不可能会过不好。只是,华港生已经没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回报林莲好了,连小时候想要保护林莲好的想法也无法实现,只能将自己攒下的积蓄打到林莲好的账上,至少也好受些。

华港生曾想过,等鲁德培成年,他就回国,然后在国内开一家甜品店,到鲁德培回国,打拼事业,娶妻生子,在每一次的节日到来时聚一聚,他已经是心满意足。

华港生私心希望鲁德培能够先成家立业,不是说他不想有个家,而是他的潜意识里拒绝这件事。他明白即使他成了家,在他心中,鲁德培也是第一位,这样的话,不管是对他未来的妻子,还是鲁德培,他都有种背叛的罪恶感。

华港生很不喜欢做选择,他宁愿一条路走到黑,而不愿在分叉路口抉择,他想好好照顾鲁德培,那就不想其他的事分他的心,他希望能够无保留地照顾鲁德培。

一开始一切都朝着他所想的方向前进着,直到鲁德培告诉他,他喜欢男生。

好吧,华港生接受了,实际上他除了接受还能如何,打他一顿吗?不敢,不仅仅是舍不得,更是因为有一种隔阂,华港生自认为将自己所拥有的都给了鲁德培,但这不代表他就认为自己有权利干涉鲁德培了。他始终还是将自己当作外人的,毕竟鲁德培才是鲁叔的儿子,而他是前夫的儿子,这是一个很尴尬的身份,华港生希望鲁德培过得好,但他又不想太表现出来,因为他不想让别人觉得,他是因为鲁家的好处才对鲁德培好,所以尽管在别人眼里,华港生已经对鲁德培不能再好了,但在他的心里其实是有着不情愿的成分。

在面对鲁德培的坦白面前,他所能做的只有接受,然后在以后鲁德培向鲁叔表明的时候,他能安慰他,不让鲁德培更伤心。

好像除了以后华港生不能见到鲁德培的妻子,而是看到他比较亲密的"朋友",华港生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的。

但是,鲁德培偏要和他开玩笑。

不仅告诉他,他喜欢的是男生。

还要告诉他,他喜欢他哥哥。

—————————————

评论(3)

热度(20)